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官场风云 21.第二十一章

发布时间:2020-01-16 16:18:47

官场风云 21.第二十一章

想到市长赵一萍,陈兴的心情也莫名的压抑起来,他如今在溪门县工作,虽说一个副县长跟一个高高在上的市长能够产生交集的次数不会很频繁,但不代表以后双方就不会再接触到,陈兴琢磨着赵一萍怕是同样不待见自己吧。

“黄昆明就算是想要将财权捏在自己手里,赵一萍恐怕也不会轻易放手,以后围绕着这财政控制权,书记和市长之间怕是免不了一番龙争虎斗。”陈兴暗暗想着,黄昆明担任海城市委书记,并不是如同之前的周明方一样挂着省委常委,不过若是认真计较起来,周明方也是在担任了几年的海城市委书记后才挂上了省委常委,海城市委书记挂省委常委并不是说是一个惯例,黄昆明这次没挂上省委常委也不能算是意外。

黄昆明没挂省委常委,对赵一萍来说,就少了很大的威慑力,赵一萍在省里的调查组调查周明方的秘书时,都敢暗中做出落井下石的举动,更不用说如今没挂常委的黄昆明了,相对于周明方在海城经营了这么多年,黄昆明也是外来的干部,想要压住赵一萍,这恐怕就没那么轻松了。

同何明和齐一宣一番畅饮,陈兴知道何明和齐一宣两人表面上是地位显赫,身份光鲜,但其实也是有苦难言,官场如战场,若论其中的某些凶险程度,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陈兴老弟,今天晚上咱们可是要不醉不归了。”何明端起一杯酒,又要跟陈兴干杯,几人现在喝的是52度的老酒,桌底下已经有一瓶空瓶了,现在开的这瓶也被干掉了一半,三人都是一点醉意都没有,陈兴酒量其实也还不错,只不过跟何明和齐一宣比起来,就有些小巫见大巫了,特别是何明,喝白酒如同白开水,陈兴根本没见到对方脸色有任何变化,依旧是稳稳的坐在那里。

“既然何老哥兴致这么高,那我就豁出去陪您喝了。”陈兴苦笑,端起刚刚倒上的白酒,又同何明喝了一杯。

晚上从酒店出来时,陈兴感觉自己走路都能够打飘,反观何明和齐一宣,两人依旧是一点事都没有,陈兴无奈的摇了摇头,刚刚愣是喝了三瓶白酒,他也差不多喝了快一瓶,这酒量说出去,也一点都不含糊了,说起来,陈兴已经自己觉得这一阵子酒量涨得飞快了,以前喝个三瓶啤酒,肚子里就如同翻江倒海,将近到了极限,更别说这样一瓶高度白酒,从当上周明方秘书后,应酬逐渐多起来,酒也喝了不少,陈兴现在不敢说酒量很好,但至少也敢拍着胸脯说还凑合,只是和何明这些在酒场中同样打滚过来的湖,陈兴只能苦笑,他锻炼的路子还长着。

“陈兴老弟,你这酒量还有待提高哦。”临上车前,何明还拍着陈兴的肩膀打趣道。

“何老哥,我这酒量跟您可不能比,您是身经百战的人,我这枪林弹雨可还没经历多少。”陈兴笑了笑,知道自己这会肯定是浑身酒气,只是他自己闻不到罢了。

送走了何明和齐一宣,黄明要开车送陈兴回家,陈兴也没婉拒,让黄明送到了小区门口,陈兴笑着道,“就到这吧,我自己上去。”

“你行不行?要不要我扶你上去?”黄明不放心道。

“放心吧,没事,我头脑还清醒着,你回去照看酒店吧。”陈兴笑着拍了拍胸脯。

“那你自己小心点,上楼梯的时候慢点。”黄明嘱咐了一句,便开车离去。

陈兴自己慢悠悠的往自己家所在的那栋楼走去,头脑虽然还是清醒着,陈兴仍是些微的感觉到自己脚步有些浮,多少还是醉了一点,扶着楼梯旁边的铁栏杆,往日里爬到五楼不用一两分钟,陈兴这次足足爬了五六分钟。

到了家门口,听着家里面传出的说话声,陈兴眼神有些疑惑,除了自己父母的声音,陈兴还听到了其他人的声音,看了下时间,这会都九点多了,怎么还会有人来访。拿出钥匙开门进去,客厅里的人也转过头来,陈兴这才看清来访的人是谁,正是中午吃饭碰到的那对中年夫妇,其中那女的是自己母亲的同学。

“陈县长回来了。”见到陈兴,中年男子略带拘谨的站了起来,其妻子冯珍也跟着站了起来,面向陈兴的笑容还有些不自然,她中午还嘲笑对方在机关单位里没出息来着,却没想人家年纪轻轻已然是个副县长了。

“哦,是你们啊。”陈兴头脑有些发涨,嘴上也下意识出口道。

“酒味这么重,陈兴,你喝了不少酒?”邹芳隔了好几步就闻到一股重重的酒味,忙走上前去给陈兴拿了一双换穿的拖鞋,陈兴这会扶着门把在脱鞋子,身子都有些摇晃了。

“呵呵,喝了一点。”陈兴笑道。

“我看不是喝了一点,是喝了很多吧。”邹芳白了白眼睛,转身走进厨房,准备给陈兴弄些醒酒的汤喝喝。

“你们也坐,站着干嘛。”陈兴看了看还站着的中年男子夫妇,摆了摆手。

冯珍和自己丈夫对视了一眼,这才重新坐下,陈兴此刻正拿着遥控器在按着电视,看上去对他们夫妇的到来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中年男子碰了碰自己妻子,冯珍干咳了一声,期期艾艾的道,“陈县长,中午的事实在是对不起了,我这人嘴笨,口无遮拦的,要是我有说什么得罪您的话,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放在心上。”

“中午的事?”陈兴一愣,揉了揉有点疼的脑袋,望向自己的父亲,父子俩也算是心有灵犀,陈水平知道儿子要问什么,微微点着头,陈兴随即笑了笑,“人嘛,有时候说的话都是无心之失,我计较这干嘛,怎么,你们还特地为这跑一趟?”

“中午我们是有眼不识泰山,在陈县长您面前说了些不敬的话,我们自己内心很愧疚,所以才想再来当面向陈县长您道歉。”中年男子尴尬的笑了笑,就算是他不想来也不成,费仁回到包厢就发话了,想要过他那关,先得让陈兴满意了再说,中年男子再笨也知道是为了中午在言语上得罪陈兴及其家人朋友的事,晚上拉着妻子冯珍,硬着头皮上来给陈兴道歉,中年男子妇女七点多就过来了,那会陈兴不在,两人硬是坐着等到现在,足足等了近两个小时,跟陈兴的父母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有时候找不到话说,气氛更是沉闷不已,陈兴现在回来,中年男子总算是松了口气。

“呵呵,我刚才说了,这事我没放在心上,相信我妈也不会计较这些,你们也别再有什么不安的,不过话说到这份上,我也有一两句话要说说,这做人吧,还是低调一点,眼光放平一点好,不要将人分成三六九等,其实人与人之间都是平等的,你说是不是?”

“是,是,陈县长您说的是,之前是我们太没见识了,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这种事。”中年男子忙不迭的点头附和着,这会不论陈兴说什么,听在他耳里都是金科玉律,中年男子也是迫不得已,待会还要张嘴求陈兴去跟费仁关说关说。

邹芳从厨房给陈兴端了一碗解救的汤出来,陈兴自顾自的喝了起来,气氛一时陷入沉默当中,冯珍和中年男子不时的看着时间,几次都欲言又止。

陈兴的不偏不巧的在这时候响起来,看了看号码,陈兴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起身走到窗户旁接,陈兴的语气有些冷漠,“有什么事吗?”

“怎么,没什么事就不能给你了,黄大县长。”那头的声音有些娇嗲,音调拖得老高,让人听的浑身汗毛竖起,会跟陈兴这样说话的除了何丽,再也没有别人。

“我这里有客人,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要挂了。”陈兴拧着眉头,在家里面,顾忌到自己的父母在场,陈兴并不想和何丽多说。

“好吧,那就不多说废话了。晚上有没有空?我在老地方等你。”何丽说完也没等陈兴回复,径直挂掉了。

陈兴拿着发怔,陈兴倒是没想到何丽挂比他还快,想着何丽所说的老地方,陈兴心里莫名的一荡,心里没猜错的话,何丽说的应该是两人发生关系的那个酒店房间,那个晚上,尽管是受到了房间里那种迷香的影响,陈兴事后仍是清醒的回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不得不说,何丽确实有着傲人的身材和容貌。从那次之后,两人没再见过面,陈兴当时也随周明方去了省城,只是陈兴没想到自己今晚才回海城,何丽就这么巧打过来了。

就在陈兴愣神间,再次响了起来,仍是何丽打来的,陈兴接起了,脸上微微有些怒色,“还有什么事?”

“陈大县长,我知道你今晚回来海城了,待会可别跟我说你在溪门,故意放我鸽子哦,要是你不来,我可是半夜三更上你家敲门的,咯咯。”何丽说完,笑声便消失在了的盲音之中。

“陈兴,谁打来的?”邹芳看到陈兴的脸色有些奇怪,不由得问道。

“没有,一个朋友。”陈兴摇了摇头,“对了,妈,我待会出去一趟,晚上可能会晚点回来。”

“还要出去?”邹芳一愣,关心道,“你这喝了酒,不打紧吧?”

“没事,我没醉呢,你就放心吧。”陈兴笑着道。

冯珍和中年男子听得陈兴说要出去,两人脸色逐渐着急起来,看看时间,现在也已经九点多了,夫妇俩对视了一眼,终是由冯珍硬着头皮道,“陈县长,还有件事想要麻烦您,不知道当不当。。。当不当讲。”冯珍讲话都有些不顺畅起来。

“还有什么事?”陈兴疑惑的望了对方一眼,再次走回到沙发上坐下。

“是这样的,我们自己的厂碰到了一些麻烦,中午原本是想请费科长帮忙的,最后也是怪我自己不长眼,说话冒犯了您,费科长说要我们得到您的原谅,才肯帮我们。”兴许是觉得自己的要求有些突兀,冯珍和丈夫两人都紧张的盯着陈兴,至于所谓的麻烦,两人也不敢据实相告,两人生怕陈兴会不帮这个忙。

“是你们自己干了什么不光彩的事吧。”陈兴瞥了两人一眼,中午费仁有说什么事,其实两人不说他也清楚,眼下也懒得点破,抬头瞅了瞅自己母亲,这件事陈兴可管可不管,关键还是看自己母亲对在不在意。

“陈兴,冯珍他们七点多就来我们家坐着了,坐了也有两个小时了。”邹芳迟疑了一下,终是开口道。

陈兴点了点头,明白自己母亲的意思,开口道,“你们可以去跟费仁说,就说你们来找过我了。”

“陈县长,那个费科长说要您给他打才算数,光我们自己说,他不会相信的。”见陈兴有答应的意思,冯珍脸色一喜,忙又道。

陈兴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费仁这家伙倒也是别有用心了,这点小事他都能够利用,以此来向自己示好,陈兴淡淡的望了冯珍一眼,“我会记得打的。”

“好,好,谢谢陈县长,真的是太谢谢您了。”冯珍激动的站了起来,一旁的中年男子也是大大的松了口气,他们求费仁办事,只是希望能够将偷逃的税悄悄补上,然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否则,依他打听到的消息,税务局很有可能会给他们开一张天价罚单,中年男子不想花这笔钱,所以只能到处求人。

送走了冯珍夫妇,陈兴也从家里出来,在小区门口打了辆出租车,陈兴报了个地址,车子便往酒店驶去,路上,陈兴打量着两边的景观,颇有些心不在焉,去见何丽,陈兴隐隐感觉到自己心里并不抵触,跟何丽之间谈不上什么感情,陈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潜意识的在期待着继续发生些什么。

“男人没有不花心的,就看有没有花心的本钱了。”陈兴这会突然想起了这句话,不知道这句话是哪位前辈说的。

“师傅,停下,停下。”陈兴眼睛一眯,在路旁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着急的招呼出租车司机停下。

“哥们,怎么了?”三十来岁的出租车司机将车子靠路边停下,回头像是做贼似的盯着马路后面,道,“哥们,这里可是不能停车的,你有啥事就快点。”

陈兴推开车门,下车来回的望着路过的行人,大晚上的,光线并不是很明亮,陈兴仔细的盯着走过去的人,刚才那个熟悉的侧面却是再也没有看到。

“难道是我眼花了?”陈兴疑惑的嘀咕着,随即自我解嘲的笑了笑,钟灵已经南下羊城好几个月了,现在估计跟大部分南漂一族一样,在羊城那个充满机遇和竞争的城市里努力拼搏着,又怎么会出现在海城呢,就算是回家过年,这会离年底还有半个多月,也不可能这么早回来才是。

“哥们,没事就快点上来,有交警呢。”出租车司机朝左右观望着,突然朝陈兴喊道。

听得出租车司机催促,陈兴也再顾不得多看,呐呐的上了车,给自己做着放松大脑的活动,陈兴苦笑了一声,看来今晚确实是喝的头晕了,刚才估计是产生幻觉了,才会看错。

车子朝着目的地驶去,就在陈兴所坐的车子离开不久,在陈兴刚才停下的地方,一个年轻而又带有点贵气的漂亮女子挽着一个穿着朴素老年妇女从路边的一家服装店出来,女子赫然就是陈兴刚才看到的钟灵,曾经陈兴的父母极力撮合陈兴跟对方的好事,结果以钟灵南下羊城而告吹,才几个月过去,钟灵却是再次回到了海城。

“妈,咱们上车吧,到别处去看看。”钟灵挽着老年妇女上车,那女的竟是其母亲,而钟灵坐上的车却是让人极为惊讶,那是一辆挂着香港牌照的豪华奔驰。

陈兴坐着车子到了南华路的君悦酒店,熟门熟路的到了3楼,陈兴站在了303房间门前,抬手敲门的瞬间,手臂下意识的有些迟疑。

手臂还没敲下去,‘咯吱’一声,门已经先从里面打开,恍若是上次相见的重演,何丽依旧是轻笑着,倚着门框,目光在陈兴身上游离着。

“看来某人是真的怕我半夜去敲门了。”何丽妩媚的笑着,“其实我已经做好了你不来的准备了,没想到你真的来了,真是让人惊喜。”

“是嘛。”陈兴侧着身子,肆无忌惮的盯着何丽。

“呦,好重的酒气。”何丽吸了吸鼻子,笑着望了陈兴一眼,“一回到海城来就有人接待。”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在海城的?”

“说来也巧,我下午开车在街上转悠,看到你往华兴路去了。”何丽淡淡的笑了笑,“怎么,你该不会是怀疑我一直跟踪你吧。”

陈兴心里释然,何丽这样一说,他倒是没什么怀疑的,市委组织部在华兴路,他下午去拜访组织部长元江,肯定是要往华兴路去,何丽定然是偶然看到他了。

“进来呀,还站在门口干嘛。”何丽突的伸手将陈兴往里拉,陈兴冷不及防之下,一个踉跄就往里倒了下去,好死不死的偏偏就压在何丽身上,何丽一个女子根本扛不住陈兴一个大男人的重量,再加上陈兴喝了酒,反应比平时慢了半拍,这一倒,直接将何丽也给压倒在地上,两人在地方滚了好几圈,厚厚的地毯卸去了下落的力道,两人没有摔伤,姿势却是叠在一起,一个在上,一个在下。

“陈大县长,您可该不会是借酒调戏良家妇女吧?”何丽眼波流转,媚态横生,脚下往门上一推,门慢慢的合上,直至‘咣当’一声,门从里面锁上。

“你也叫良家妇女?”陈兴双手展开,微撑着地板,胸口都还能感受到何丽胸前那柔软的弹性,身体上的感知是一回事,陈兴嘴上却是冷笑着。

“我怎么就不能算良家妇女了?陈大县长,您这官越当越大,讲话也得越谨慎才是,官场之中不是最忌讳口无遮拦吗,你这样嘲讽我,小心我告你一个诽谤。”

“是嘛,你不说我都忘记了,我们的何大美女不仅是专业课过关,还曾经是辅修过法律,拿过双学位的才女,啧啧,可惜了没去当律师,法律界怕是少了一个人才咯。”

“陈大县长何必说话带刺呢,亏我还一直惦记着你。”何丽说着说着,一副凄苦的表情却是惟妙惟肖。

“你想继续玩火吗。”陈兴双眼再次眯了起来,冷峻的眼神里跳动着异样的光芒。

“玩火?如果你觉得是,那就是咯。”何丽紧紧的盯着陈兴,脸上的神情愈发的兴奋,仿佛已经预感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何丽莫名的开始兴奋起来,轻扭着腰部的动作扩散到了全身,整个人像是一条美人鱼一般,紧紧的贴着陈兴。

……

阳光洒满了大地,冬天的太阳给人更加和煦的感觉,暖洋洋的冬日高悬在碧蓝蓝的天上,地处南方的江海,冬天依旧是如此的暖和。

从京城到江海省省会江城的一个航班降落在江城机场,从机上下来的几个青年男女就像是天生的磁石,吸引着周围人的目光,女子那脱俗的气质往往引得过往的旅客惊叹不已。

“这南方的冬天还真是暖和,难怪张宁宁你上次跑到海城,一呆就是一年多。”站在女子身侧的一个男子略有些讨好的朝身旁的女子说道。

“南方的气候确实比北方好点,不过在京城住久了,我还真是对其他地方不太感冒。”另外一个男子撇了撇嘴道。

毫无疑问,这一行人是再次来到江海的张宁宁,旁边的三个男子,最后说话的那个张宁宁的堂哥张明,起先口气有些讨好的则是副总理王严的公子王正,对于张宁宁,王正的心意已经十分明显,只可惜张宁宁一直无动于衷,第三个保持沉默的男子则是张宁宁的另外一个堂哥张义,张明和张义身旁的两个女孩子则是他们的女伴。

“张宁宁,现在要先上哪去?”王正看到张宁宁对他依旧是不冷不热,却是一点也不灰心,依旧是一张笑脸凑了上去。

“我要先上我爸那里去,怎么,你要跟去吗。”张宁宁转头看着王正。

“你要上邱伯伯那去啊,那我跟张明他们先上酒店去定房间,把行李先放下。”王正脸色一楞,随即笑了笑。

就在张宁宁到达江城的时候,陈兴也刚从海城到达江城,早上从酒店出来的陈兴回家里换了身衣服,将身上的香味洗掉,好在父母都已上班去,没人看到他的异样,洗完澡,陈兴便坐车赶来了江城。

按照陈兴之前的计划,到江城来是要到省财政厅去跑款子,省市两级对棚户区改造工程的资金投入比例都是有国家相关规定的,陈兴倒不担心省财政厅会不给拨款,只是溪门县几乎是穷到揭不开锅的地步,能让上面的财神爷尽早拨款就尽早拨款,陈兴先后跑市里,又跑省里,就是希望这笔款子能以最快的速度拨下来。

来到江城,陈兴并没急着往财政厅跑,而是打算先到老领导周明方那里去走走,只是陈兴没有想到的是他跟张宁宁是同一天到达江城。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电话预约
北京德胜门医院电话号码
贵阳儿童癫痫医院
深圳哪里妇科医院比较好
枣庄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