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逆天驭兽师 第六十二章 他干嘛不叫白无常或者是黑无常

发布时间:2020-01-16 18:56:07

逆天驭兽师 第六十二章 他干嘛不叫白无常或者是黑无常

“你没事吧?”君慕倾赶紧走过去扶住云双。

云双虚弱地摇摇头,没有说话,而是推开院门,带着君慕倾走进去。

“你这伤是被人打伤的?”云双等级也不低,怎么会被人打成这个样子,看着一身的伤,再怎么样,也不至于被人打成这个样子吧?

云双坐在院子中央的石凳上,脸色有些苍白,气息也很混乱,除了身上的伤,其它地方到底没有什么事情。

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周围简单的院落,这院子虽然简单,却透着一股亲切,还有温暖,就如同在芙水镇的君家一样,给她温暖的感觉,云双的娘亲真的很疼他。

“对了,你被人打了,那你娘呢?”君慕倾扭头看了看周围,他还真是的。

云双听到君慕倾的问题,表情有匈疑,他这一身的伤,都是拜云家所赐,那个人,该死!

愤怒地气息从云双周围散开,他愤恨的看着周围,眼中沸腾着杀气。

君慕倾微微一愣,想到他的身份,还有他们家复杂的关系,也猜到了几分,这一身伤,只怕就是被云家人弄成这样的。

不过他傻啊,挨打了都不还手,还这么狼狈的回来,这可跟她第一次见到的云双一点都不像。

“我娘被人带回了云家,我就是为了要我娘回来,才变成这样的。”云双沉声说道,脸色很是难看,他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口,心里还在担心在云家的亲娘。

被带回了云家?

“他们每一段时间,都会带我娘去云家,若是好意,我也不会着急去找她,可是每次回来,他们都是在折磨我娘!”云双咬牙切齿地说道,愤怒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遮掩。

折磨!

“那你就这么乖乖的被人打?你挨打了,你以为你娘,就不会受罪了吗?”君慕倾淡淡一笑,在云双对面坐下来,他这样软弱,只会让人觉得他好欺负,就会加的肆忌惮,他不是在救他娘,而是在害她。

只是云家的人,啧啧,还真是不知道,奈何不了人家,就每一段时间带人家去家里折磨,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变态。

云双沉默了,他以前是这么认为,每次他去云家找娘亲的时候,都会忍住,结果得到的都是侮辱!

“云双,你其实就是个笨蛋,大好的天赋,不管是在逐放之地,还是临君大陆,你随时都可以大放光彩,何必这么委屈自己,谁说报仇一定要明着来?难道一定要昭告天下,云双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啐!有些事情,不一定要明着来的。”君慕倾若有所思地说道。

他不就是怕自己还手,然后云家的人会对他娘加下毒手吗?

那为什么一定要明着来呢?

“你是说……”

“算了,给你上一课,不收钱,你隐忍这没错,但是也不能只挨打不还手,你担心母亲这也没错,可没有人说过,揍人,一定要明这来,打了人,而挨打的人,死活都猜不出来是谁,那才叫真正的高明。”君慕倾微笑着说道,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辜,好像刚才的话不是她说的一样。

这样也行!

云双错愕的看着君慕倾,原来她也是极其腹黑的啊!

小碧嘴角抽搐地看着云双,世界上又有一个纯真的小子,被君慕倾给教坏了。

“喏,这是疗伤的灵丹,你先吃了,至于该怎么做,你就自己想办法吧。”说完,君慕倾随手就将一瓶紫色小瓷瓶装的丹药,扔给云双,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又是紫色丹药!她到底有多少丹药?

难道她的丹药都用不完吗?还有,她知道这紫色丹药多珍贵吗?

临君大陆炼药师稀少,在紫色灵丹都已经没有了,大势力多也只是蓝色的丹药,那还只是下品!

但是君慕倾每次一拿出手的,都是紫色灵丹,都是上品,她这些是哪里来的?难道她是炼药师?高级炼药师!

“你不要?”君慕倾见云双眨巴了几下眼睛,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她皱眉问道。

“要,当然要。”云双立马打开瓷瓶,倒出一颗放在手上,清雅的药香就从四周散发开来,他立马将灵丹吞下去,不一会,就感觉到身体一阵清爽,一股暖流在身体里面缓缓流淌。

“走吧,我们现在去云家。”君慕倾见云双已经把丹以下去了,迅速起身。

“为什么去云家?”

“……”君慕倾眼角抽动了一下。

“我明白了!”云双立刻站起来,他只是没想到,这么动手。

君慕倾大步往前面走去,现在她用幻器换了个样子,也就是男子的模样,这样做起事情来,也挺方便的。

“你不是担心你母亲吗?你要是再犹豫,说不定等你见到她的时候,她跟以前被扔回来的情况没什么区别。”每次都会折磨,啧啧,云家居然还有这样的主母,也不知道,外面的人知不知道。

云双脸色一僵,立刻迈出步伐,跟着君慕倾往外面走去。

他这次,绝对不会在乖乖挨打,就像是君慕倾说的,尽管他每次弄的身是伤,那个人也只是当做没有看到,母亲也照样会挨打,与其这样,他何必再忍。

“把你母亲带走的是什么人?”君慕倾疑惑地问道。

“就如同你猜测的,云家主母,希若音,而打我的,就是我的弟弟,云常。”云双严肃地说道。

君慕倾脚下一滑,猛地转身看着云双,“他干嘛不叫白常或者是黑常?”云常,她倒是觉得,白常和黑常加合适。

“那个人又不信白和黑。”云双见君慕倾反应这么大,还以为她认识云常,结果是这么一个厘头的问题。

君慕倾呵呵一笑,然后继续往前面走去,其实带路的人一直是云双,她刚刚猜到逐放之地,哪里会认识去云家的。

看到街上热闹繁荣的景象,君慕倾不禁点点头,逐放之地其实和其它地方也没有什么区别,这一片空间,虽然说只是“缝隙”,但和外面的世界也没有什么两样。

很,两人就来到了云家的上空,君慕倾俯身看着下面,如同王者睥睨苍穹一般。

“小倾,你想怎么做?”云双疑惑地问道,难道他们就这么站在这里吗?

“你去救你娘就好,其它的交给我,然后你带着你娘回去。”云家,能利用的,没必要不利用,不能浪了不是。

云双点点头,刚踏出一步,身体顿了顿,他停下脚步,疑惑地问道:“那你呢?”她去哪里?

“把你娘救出来以后,先送回去,然后到那间客栈来找我。”君慕倾指了指不远处的客栈,脸上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

云双疑惑地看着君慕倾,她想做什么?

“等你把你母亲送回去再说。”君慕倾高深莫测地笑看着云双,她也想用云家,去找父亲。

她刚来到逐放之地,对于周围的情况,还是不怎么了解,想找到是父亲的人,非就是云家和昌家,这两家,只怕都想针对父亲,既然这样,她干嘛不让他们去找?

现在唯一的办法也就是这个了。

云双点点头,闪身走进云家,他虽然常年不住在云家,但是对于云家的路线还是比较熟悉的。

那么多次,他来云家,这点基本的,他当然是要记住的。

到如今,他也不怕被云家的人认出来,那个人,从来就不曾理会过他们两母子,既然这样,他又何必留情。

君慕倾看着云双进入云家,走进一个房间里面,不一会手里就抱着一个浑身是血女人出来。

“这人类下手还真是狠。”小碧不在意地说道,圆碌碌的眼睛透着讥讽。

“我给的丹药,都是疗伤的,他应该用的上。”慕容城也不是瞎吹的,他们炼制的丹药,当然是不同凡响,这片大陆,什么都好,就是炼药师太少,紫色的丹药,很难再找到一颗。

得到一颗,那都是珍品,哪里会像君慕倾这样子,眉头都不皱一下,就拿一瓶出来。

“嗯。”小碧点点头,然后继续说道:“你打算教训一下那个叫什么常的?”

“不这样,怎么进云家。”她说了,有些事情,不一定要明着来。

小碧同情的看了一眼云家,看来又有人要倒霉了,君慕倾要阴人,那些人就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还真是期待。

看着云双顺利的走出了云家,中间也没有谁阻止,君慕倾的身影也瞬间消失在了空中。

云家此时鸡飞狗跳,到处是一片混乱,因为他们的主母,被人暗算了,不但如此,还满身是伤,到现在都昏迷不醒,嘴中只是在不停的叫着“贱人”,“贱人”。

云常的吊儿郎当地啃着鸡腿,说到样貌,跟云双还有那么的几分相似,也算是个美男子,只是,却是一个草包而已,平常也只会啃啃鸡腿,看看家里丫鬟,大事没做好一件。

看着家中走来走去丫鬟,云常眼里冒着绿光。

“少爷,你看看,那个不错。”站在云常身后的下人,猥琐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丫鬟,还时不时的给云常指出来哪个好看。

云常顺着那人的目光看去,呆滞地点点头,“是不错。”他看着那走来的丫鬟,连手中的鸡腿就来忘记了啃。

“走。”云常露出一抹淫笑,立马往那个匆匆走过的丫鬟走去。

还没有走两步,他耳边就传来着急的叫唤声。

“大少爷,大少爷!不好了!”跟在希若音身边老妈子匆匆走来,嘴里还大声叫唤。

云常本来还挺好的心情,听到那个声音,脸色就糗了下来,然后干脆躺回到一旁的睡椅上,不去理会来人。

云常身后的下人,看到是夫人身边的老妈子,赶紧狗腿的叫道,“翠妈。”翠妈那可是跟在夫人身边几十年的老人了,他必须要拍好马屁,讨她的欢心,这前途就不用他着急了。

只可惜,那翠妈,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走到云常面前。

“大少爷,不好了!”翠妈跺了跺脚,奈地看着云常,夫人都被人打成那个样子了,他怎么还有心情躺在这里。

“狗屁,本大少爷在这里好好的!”云常不屑地看了一眼翠妈,眼中露出嫌恶,他每次看到这个人,就恶心,每次都是这个时候来破坏他的心情。

翠妈脸色一僵,又赶紧说道:“不是这样的,大少爷,夫人被人打了,现在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这到底是不是夫人的亲生儿子!

翠妈原本以为云常听到希若音挨打了,就会立马跑去看她,可没想到的是,云常不但没有起身,脸上加没有心疼,反而是一脸兴奋的表情。

“翠姨,说的是真的?没有骗我?”病了?病了好,病了好。

“大少爷,翠姨能骗你吗?”翠妈看着云常这么问,心里还一阵高兴。

“太好了!旺财,走,我们现在就去花街!”说着云常立刻精神抖擞地站起来,手上的鸡腿也不要了,满是油渍地双手,他直接插到了一旁旺财的身上。

旺财为难的看着云双的举动,表情是那么的不愿意,但是为了自己的前途,他还是忍了下来。

“好,大少爷,我立刻去准备。”旺财赶紧转身离开,为了不让自己的衣服在遭受加猛烈的摧残,他还是赶紧走了的好。

翠妈听说云常又要去花街,立马惊呼道:“少爷,夫人都受伤了,你不但不理会,还要去花街!”他现在不应该是去看看夫人怎么样了吗?为什么会是这样的?

“翠姨,我相信你,你一定会照顾好我娘的,实在是不行的话,你就去告诉我爹,他会处理好的,现在,我就要去招待安慰一下我心灵的东西,听到娘受伤的消息,我心里还真不是滋味,翠姨,我先走了。”云常捂着胸口,一脸痛苦地说道。

“我……”翠妈的话才刚吐出一个字,云常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院中,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这真的是夫人的儿子吗?

听到夫人受伤了,他不但没有半点的心疼,居然还要去花街,这都是被宠坏了啊!

翠妈叹了口气,大步往回走去,看来现在她也只有去找老爷了,公子是没有什么指望的。

花街那是逐放之地的烟花之地,一整条街过去,都是男人的温柔乡,希若音没有生病的时候还要,能管住云常,把他关在家里。

现在希若音生病了,云常当然是不去理会她,迫不及待的就往花街去了。

有个这样的儿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希若音的报应如此。

旺财跟在云常身后,看着周围的美人,凸出来了,但是他心里还是在担心。

“少爷,我么就这么出来了,夫人怎么办?”毕竟夫人还受了重伤,少爷不应该去看看吗?怎么还来了这里?

“啪!”云常一巴掌排在旺财的头上,他不满地说道:“你懂什么,那老女人,我早就看她不惯了,还说是我娘,每天把我关在家里,我都闷死了。”只有那柔情如水的小如,才是他的爱。

旺财揉了揉头,心里却在嘀咕,那人再老,那也是你的娘,再怎么样,也不应该这样。

“是是是,少爷说的对,可是老爷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怪罪我的。”旺财为难的说道,要是被老爷知道了,说不定一巴掌就拍死他了,哪里还有什么好果子吃,他可不想要被拍死。

“怕什么,有我担着呢,要是你怕,赶紧滚!”他可不想自己的好心情部被破坏了。

“不会不会,奴才怎么会怕呢!”旺财有了云常的保证,也不再害怕,干脆大胆的就看着周围的姑娘,那身材,那丰满,都让他口水都流出来了,而且看看又不要钱。

云常和旺财都没有发现,一双黑色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他们两个,殷红的唇瓣勾起一抹笑容。

“那个夫人有这么一个儿子,会不会说是悲剧?”小碧盘在君慕倾肩上,俯身看着下面,何止是悲剧,那就是惨绝人寰,儿子都说她是老女人,那么的嫌弃她。

“何止是悲剧啊,要是把这话让那个人听到,只怕就不只是昏迷那么简单了。”君慕倾笑着说道,那可就是直接的吐血身亡,自己唯一依赖的儿子,居然这么对待自己,有几个人能受得了。

小碧嘿嘿一笑,那笑容,满是阴沉,毫温度。

“好了,做事。”君慕倾一个闪身,往人群中走去,现在她是男子的装束,就算到了这里,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只是那英俊的容貌,倒是吸引住了不少人,就连站在周围的女人,都迫不及待的往她身上扑。

擦!

君慕倾满头黑线的看着这需狂的女人,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她对女人没兴趣啊!

小碧一抽一抽地,拼命的忍住笑容,君慕倾被一群女人给围住了,她现在该是多郁闷啊。

想到这里,小碧眼中的笑意,就变得深了。

好不容易逃过那些女人的追赶,君慕倾就看到云常走进了一家花楼,她赶紧跟上去,当然,这次她走的绝对不是正门。

走正门,那引起的骚动,绝对不会比刚才的小。

云常走进花楼以后,就直接往一个房间走去,看起来,这可不是常客那么简单。

老娘都病了,儿子居然还有心情来这种地方,这个云常还真是不孝。

君慕倾站在屋顶,俯身看着下面,脸上带着讽刺的笑容。

“小碧,做事,记得下手的位置。”君慕倾慵懒地说道,这种事情,让小碧去做就好了。

“知道了。”小碧阴寒地露出一抹笑容,然后点点头,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君慕倾的肩上,然后某个房间里面,就传来撕心裂肺的叫声。

“啧啧,这小碧也真是的,下手也不用这么狠吧。”君慕倾惋惜地说道,可是脸上的表情,可不是那么回事,半点惋惜都没有。

“啊!”房间里面继续传来叫声,紧接着就看到两个裸身的人,狼狈的从房间里面奔跑出来。

“噗!”君慕倾直接喷了,这也太了吧,她记得云常才刚刚走进去一会,怎么两个人都脱光了?咳咳,大庭广众下,这样的效果好,都不用多说什么了。

小碧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在君慕倾的肩上,露出它那绿光闪闪的牙齿。

君慕倾立马转身离开,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身后的人。

她相信很,就会传出来,云常不举的事情,她本来还想着要怎么把这事传出去的,现在云常这么一裸奔,什么不用多说了,明天肯定满大街都是关于云常的重大事件。

君慕倾回到客栈,就看到云双已经在等着自己了,她立刻走过去,脸上洋溢着笑容。

“你回来了?”云双见君慕倾回来,赶紧站起来,脸上满是感激。

她给自己的灵丹,不只是治好了自己,还治好了他娘,君慕倾早就已经决定帮他就娘了。

君慕倾看了看周围,虽然现在是晚上的时间,但是客栈里的人依旧不少。

“去房间说。”君慕倾沉声说道,有些东西,是属于云双的,那就该拿回来,这次只是帮他出了一口小小的恶气,相信以后,不用她出手,云双自己也会帮自己出气。

云双点点头,他也想知道,她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回到房间以后,君慕倾就立刻用神识将好周围包围住,任何人偷听,她都能在第一时间知道。

“发生什么事情了?”云双隐约之间,感觉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君慕倾轻轻摇头,“明天你就知道了,今晚你就住在隔壁,后我再问你一次,你想拿回属于你的一切吗?你想报仇,把昔日所承受的一切,十倍奉还吗?”要是他不愿意,她也不能勉强。

云双微微一愣,然后目光坚定的看着君慕倾,“我想!自从那个人对我娘那样以后,我就当他已经死了。”

“很好,那就顺便帮帮你好了。”君慕倾轻轻一笑,神情慢慢的恢复冷漠。

帮帮他?

“既然这样,我明天再来找你。”云双知道君慕倾这个时候是不会多说的,干脆也转身离开,往隔壁的房间走去。

他也好奇,君慕倾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只是,她不肯说,他也没办法。

云双离开以后,君慕倾冷冷一笑,“云家,敢对我爹这样,至少也要问问他女儿同不同意才行!”

第二天一早,君慕倾住的客栈里面就围满了人,不为别的,他们都听说,这里有炼药师,身上居然还有极品的蓝色丹药!

极品蓝色啊!

那是多么珍贵的丹药,出现在逐放之地,那绝对是第一轰动的事情。

云双疑惑的看着君慕倾,今天早上她说自己没钱,问老板可不可以用其它东西顶替住房的钱,老板一开始还不在意,以为她是骗人的,可是当老板看到那蓝色极品的灵丹以后,眼睛都瞪出来了。

为了验证君慕倾的丹药,是真正的蓝色极品,他们当然还找来了城里面唯一的炼药师。

那炼药师一看到君慕倾手里的丹药,差点没跪下来。

之后,这件客栈,有炼药师的事情,一下子就传开了,于此同时,传开的事情,还有另外一件,那就是云家少爷,云常,昨晚不知道怎么了,去了一趟花楼,子孙根就不行了。

什么叫不行?不就是举不起来了呗!

听到这两件传闻,云双眼前豁然开朗,看着那一脸冷意,好像又变回以前君慕倾的人儿,他淡淡一笑,没有出声。

他能突然觉醒,知道自己不能在这么隐忍下去,这都是多亏了君慕倾,要不是她,自己现在只怕还在糊涂着,傻傻的每次都去云家找母亲,从今以后,他再也不会这样了,再也不会!

云双目光坚定的看着前方,他从今以后,绝对不会让云家的人,再欺负他母亲!

“等会,你就能光明正大的回到云家。”君慕倾淡漠地说道,乌黑的发丝,只有一只简单地蓝紫色发簪。

云双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他什么都明白。

君慕倾看了一眼和昨天大不一样云双,眼中闪过一丝笑容,他记住了自己昨天说过的话,这样很好。

小碧也满意的点点头,这个人,还不算太笨,那邪,他都记住了,这样就好不过了。

果然,过了一会,云家的人就出现在客栈里面,当他们看到,云双和那个拿出蓝色极品丹药的“男子”坐在一桌,好像还比熟悉的样子,慢慢的停下了脚步。

可是想到,他们家少爷,还有夫人现在都躺在床上,老爷又下了死命令,他们不能有任何的违抗,这还是又走了上去。

“少爷。”为首的人轻轻叫了一声,语气中满满的都是不屑。

不过是一个野种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还能和炼药师坐在一起,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君慕倾和云双都没有力理会来人,这样就想引起他们的主意,好像太过简单了。

见云双没有理会自己,为首的人脸上露出了一抹狠意,却碍于君慕倾在这里,他又给忍了下去。

“少爷,我们是奉了家主之命,来请这位炼药师大人的。”为首的人再次看开口,脸色也变得加难看,要不是因为君慕倾坐在这里,他只怕早就派人上去对付云双了。

奉了家主之命。

云双讽刺一笑,把那个人都给搬出来了,就是为了让他乖乖听话吗?

可惜,现在坐在这里的云双,已经没有任何的顾虑,加不会因为“家主”两个字,而动摇。

以前给他面子,那都是看到娘的份上,他怕娘伤心,才会听那个人的,现在嘛,一点必要都没有了。

君慕倾的话已经彻底的点醒了他,她就是有种力量,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就能让人豁然开朗,以前顾忌,害怕的东西,都会一扫而光。

“双,我们朋友这么久了,怎么没有听说过,你还是云家的公子?”君慕倾故意问道,脸上却露出一抹讽刺。

“辰,我可不是什么云家的人,我只是我而已。”云双淡薄地回答,语气也有些冰冷,说话的同时,他还特地将“云家”两个字加重了语气。

君慕倾点点头,这点头可是发自内心的,她想到,云双还能装的有模有样的。

那人脸色一沉,却有不敢发作,“炼药师大人,我们家主请您去云家吃顿便饭。”

吃饭,这个理由不错。

“双,这云家的饭菜怎样?好吃吗?”君慕倾故意问道,直接将身边站着的人给视了。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都纷纷偷笑起来,云家的人也有今天。

“不知道。”云双摇摇头,他是真的不知道,而他也从来没有吃过云家的饭菜。

“那去尝尝如何?”君慕倾露出一抹笑容,吃饭啊,那很好啊,就是吃饭而已,至于其它的嘛,那就要看他们家主怎么做了。

“我没意见。”云家的饭菜他是不想吃,只是他想知道,君慕倾到底想做什么,为了一顿云家的饭菜,他可不这么想。

为首的人,脸色早就变成的猪肝色,心里的愤怒又不敢轻易的发泄,就怕得罪了君慕倾。

在炼药师稀少的情况下,炼药师的地位,比的崇高,一个大势力要是得到一个炼药师,那就是如虎添翼。

苍穹大陆火元素占居多数,而且还有一个慕容城,炼药师虽然少,但是没有像临君大陆这么可怜,那边至少还有紫色丹药,虽然只有慕容城有,可这边,别说紫色了,就连蓝色极品都很少有。

“炼药师大人”为首的人低头退开一步,能请到炼药师,他就已经够了,其它的事情,他会告诉家主,家主自然就会处理。

君慕倾看都没看那人一眼,直接就往外面走去,对他,那就是真正的视。

云双走在她身边,好几次都差点笑出来了,只是后还是被他忍住。

走到云家,云家家主,也就是三大统领的云战,竟然亲自出来迎接君慕倾,那场面,十分的壮骨。

君慕倾轻啧了一下,这是说荣欣还是不荣欣,要是云战知道自己是君离的女儿,只怕连妻儿都顾不上,直接就出手了。

父亲的出现,硬是将逐放之地势力平衡给破坏了,从云战,和昌家家主身上,硬生生地扯下了几块肉。

一分为二的情势,变成了三足鼎立,这换成是谁,谁都不愿意啊。

所以,他们两个,就对君离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对他们两个出手。

其实逐放之地,还有哪里仅仅就是这么而已,有些人是挣不来,有些人是不用争,他们两家就不敢去得罪。

看到君慕倾来了,云战赶紧迎上去,脸上堆满了笑容,“炼药师大人……”

“我叫辰。”君慕倾挑挑眉头,炼药师大人她可担当不起。

云战脸色一僵,可还是改了称呼,“辰公子。”要不是看在他是炼药师的份上,一个晚辈,有什么资格,让他亲自出来迎接!

“听说云统领是请我来吃饭的,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君慕倾就往云家走去。

云双跟着君慕倾,刚迈出了步伐,就听到云战呵斥的声音。

“你怎么来了,难道不知道,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踏入这门口半步的吗?”这个孩子,就是他一生大的污点,当初醉酒,和那个女人有了关系,就怀上了他,自己是永远都不会承认,他的身份的!

云双眯起眼睛,刚想说话,耳边就传来讥讽的声音。

“怎么,云统领不让我的朋友进去吗?难道云家就是如此的忘恩负义,要不是双,我才不会插手你们家的事情。”君慕倾一点都不客气地说道,她清楚的明白,不管她现在说什么,云战都不会对她怎么样,他还得让自己救老婆和孩子呢!

云战诧异地看了云双一眼,尽管是这样,他的眼中还带着厌恶,那深深的厌恶,怎么样都隐藏不去。

君慕倾眯起眼睛,看着云战,没想到天下间,还有这样的父亲,双也是他的孩子,他怎么能这么对待!

怒气在君慕倾心中涌起,只是她脸上去没有显露出半分。

“是这样啊,那就走吧。”云战对云双的语气还是一样,没有改变。

云双也不在意,他今天来,可不是为了看他的脸色的,加不是为了忍气吞声。

“既然云家家主,不想看到我,那我回去好了。”说着,云双转身往回走,在转身之际,脸上露出一抹不屑。

他真的替母亲不值得,为了这么一个男人,她一直委曲求,一点的都不值得,一点都不值得!

云战见云双要离开,脸上立刻露出了一抹笑容,他知道离开就好,云家的门,永远都不欢迎他,加不想让他靠近半步。

“既然如此,那我也离开好了。”说着,君慕倾就要跟着离开。

云战急了,这怎么行,他好不容易请来了炼药师,要是他真的有本事,他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把他留下来,这样云家在逐放之地的势力,就会如日中天。

现在绝对不能放他们离开!

“等等,辰公子,既然这样,那你们就一起去吧。”云战就算有一百个不愿意,但是碍于君慕倾,他还是不得不点头。

云战在心里恨恨地想着,只要的这个辰公子,愿意留在云家,云双就算有再大的本事,也就没有了靠山。

他就不相信,云家的荣华富贵,这个叫辰公子的一点都不心动,只要他留下来,不用做事,也能每天都有吃有喝,这样的好事,是不会有人不同意的,就算是这个辰公子也一样!

云战在心里得意地想着,再过不久,他的云家,就会多一个炼药师,到时候,别说是那个什么君离,就算是昌吉,他都不放在眼里!

君慕倾斜视了一眼云战,看到他脸上那得意的笑容,嘴角勾起了一个讥讽的弧度。

这个云战,心里的算盘也不知道算到了什么地步,不过,想要算计她,他云战还没有这个本事。

双她要帮,父亲,她也要帮,云家嘛,就这样了,成为她的“礼物”,让她带去给父亲也是不错的,也就勉勉强强吧。

云双跟在君慕倾是身边,心里感慨不少,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昂首挺胸地走进云家,这都是君慕倾帮的自己。

但是从今以后,他要凭着自己的本事,堂堂正正,昂首挺胸的走进来!

渭南市骨科医院怎么样
章丘市口腔医院怎么样
山西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兰州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宜昌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