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血色曼陀罗,年年知为谁开

发布时间:2019-09-13 02:47:52
清尘反复做着同一个梦,梦里她看见离子然站在开满黑色妖娆的曼陀罗花海里。

“你在等什么?”她问。

“娘子的花轿。”他答。


一、【不开花的曼陀罗】

曼城下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大雪。

漫天风雪的天气持续快一个月了,断断续续,没有停息的意思。雕花窗前,女子一袭红衣兀自伫立,她望向苍茫雪原的眼神有一丝恍惚。

十年前,也是在这样一个下雪的天气里,她看着载着离子然的马车一点点消失在茫茫雪地上。临走之前他说:“当这里的曼陀罗开满鲜花的时候,我就回来了。”那年她七岁,一直记了这个承诺十年,只是她从来没有看到曼陀罗开过花,而他,也再没有回来过。

“师父,漫山遍野的曼陀罗,从来没有开过花么?”良久,红衣女子缓缓说出一句,然后转身坐到一位老者的旁边,火盆烧的正旺,火光映着老人满是皱纹的忧郁脸颊,她忽然觉得那张脸有一种神圣的光辉在闪烁。

其实窗外被大雪覆盖的一片白茫茫里很难再看见一株曼陀罗的影子。

“小蝶,在你出生之前,我们的国家是没有这种植物的。那时的蓝曼国没有战乱,没有灾荒,国泰民安。”老人紧锁的眉头微微舒展开来,脸色也开始柔和,彷佛沉浸在一段美好的旧时光里:“如果不是皇帝娶了离国的雪姬娘娘,如果……”

老人话未说完,门外突然响起了急促的叩门声:“蓝大夫,蓝大夫,救救我家相公吧。”声音里带着绝望的哭腔。

蓝小蝶赶忙起身开门,“呼呼——”一阵冷风猛地灌进来,不禁打了个寒噤。

门外是前些年新嫁过来的林嫂子,她的头发有些凌乱,身上落满了雪花,佝偻着拖着的木板上躺着一个人,用厚厚的被子捂的严严实实,一望无垠的雪原上有一条长长的木板滑过的痕迹。

“战争还没有结束吗。”蓝陌一边替男人把脉一边叹气。

“天寒地冻的,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林嫂子抖落着身上的雪花答道:“我家男人从战场上轮休回来不久就病倒了,蓝大夫,你还不知道吧,传言说只有清尘公主找到开花的曼陀罗,祭以鲜血,这场战争才会平息。整个蓝曼国传的沸沸扬扬的,大臣们都联合上书要求公主血祭曼陀罗呢。”

“胡扯!”蓝陌正递给小蝶一张药方吩咐下去取药,他的手明显颤抖了一下:“简直是荒谬。”

该来的一切,终究是要来的,难道这就是命运吗?蓝陌怜惜地抚摸着枕在他膝盖上睡去的小蝶:明天,我们该出发了。

二、【颠沛流离的爱】

十八年前。蓝曼国首都曼城。

蓝曼国的皇帝迎娶离国的雪姬公主那天,冬季一向很少下雪的曼城纷纷扬扬飘起了大雪。当离国护送雪姬的花轿到达曼城时,积雪已经很深厚了。皇宫上下一派喜气洋洋,却是抵不住阵阵袭来的寒意。皇帝骑着高头大马站在城墙之上看着缓缓而来的车马队伍,耳边还回荡着国师说过的话:“蓝曼国的灾难将会从娶回这个女人开始。”

这忽如其来的大雪,潜藏着什么不可预知的灾难么?可只是一眼,他便知道自己即使万劫不复也不能没有她。随她带来的,还有蓝曼国从此遍地生根发芽的曼陀罗。

第二年秋,雪姬临产。那时蓝陌是皇宫里的太医总管,负责雪姬娘娘的安胎养生。临盆那天,整个皇宫笼罩在一片诡异的氛围里,国师说,雪姬娘娘所诞的孩子肩部会有一朵黑色妖娆的曼陀罗胎记,而这个孩子将会给蓝曼国带来无尽的战乱和瘟疫。

皇帝迫不及待抱过婴儿,只见新出生的小公主双肩圆滑白皙,却并不见什么胎记。于是他暗暗舒了一口气:“爱妃辛苦了,就叫我们的女儿清尘吧,取清俗脱尘之意。”

清尘公主出生第二天。

国师自缢于书房。

太医总管蓝陌托病告老还乡,从此杳无音讯。


三、【再见亦是枉然】

——小蝶,我给你的药收好了吗?

——收好了。

——我的嘱咐,你都记住了?

——全记下了。

黑夜的雪地里,向着曼城的方向一前一后疾驰而来两匹快马。一路上随处可见冻死骨,在战争中最遭殃的,是人民。

凭着雪姬娘娘当年御赐的金牌,很顺利地入了皇宫。皇宫里张灯结彩,看来正办着喜事。

“你回来做什么?”雪姬看到消失十年的蓝陌,心内隐隐感到了不安。

“结束战乱,拯救蓝曼国。”

“为什么,你还是要我的女儿去死?”

“这是命,娘娘。”

“那么,我要蓝曼国灭亡呢?”雪姬说道。

当蓝陌看到那场婚礼时,明白了雪姬话里的含义。

“蓝太医,难道你不想看看清尘的婚礼吗?”雪姬轻轻握着小蝶的手走向公主举行大礼的殿堂。蓝陌有一丝惊讶,十八年了,这个女人一点没有变老,鬓角依旧光洁。

小蝶在她的眼角读出了另类的温情,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第一眼看见这个女人,就有想要亲近的冲动。

站在大殿中央的,不正是长大后的离子然么?虽然十年未见,但他的眼神她一眼便可认出来,他的腰际,还佩戴着那块蝴蝶玉坠。离子然似乎也看到了她,他牵着大红花丝带走过她身旁的时候顿了顿脚步。终是不甘心,蓝小蝶在他看向自己的那一刹那,轻轻拉了拉颈口的衣服,一朵黑色的曼陀罗花正妖艳地开在肩头。但他终究没有多余的表情,静默地走过。

她等了十年,念了十年的离子然,将要成为驸马的离子然……

四、【等待一场浪漫花开】

十年前,蓝曼国西郊,离国东郊,初夏黄昏。

十岁的离子然随父出猎在追赶受伤的小鹿时不慎跌入山谷,被上山采药的蓝小蝶救回。那年蓝陌正好被请到山外行医,幸好平素小蝶跟着师父也学会了不少医术。离子然身子渐渐好起来后,每天陪着小蝶采药,那是师父临走之前交待给小蝶的任务。

——小蝶,那些绿色的植物是什么,怎么到处都是?

——师父说,那叫曼陀罗。听说被下了诅咒,开不出花的。

——那要怎样才可以开花?

——不知道。师父说,很多年以前的夏天会开花。

——那你做我的新娘子吧。

——除非曼陀罗开花。

——那花是什么样子的?

——喏,你看,就像我肩上的胎记这个样子。

——到时候,我派人在每一株曼陀罗上绑上丝绸做的花。你可不许抵赖噢。

冬季里的第一场雪后,一群人找到了离子然,要带他离开。她永远不会忘记,有一个少年说,要在曼陀罗开花的季节回来娶她,而他带走的,不仅是一块蝴蝶玉坠,还有一颗少女的心。

雪,早已消融殆尽。蓝曼国的春天来得很迟,御花园亦是姹紫嫣红,唯独那曼陀罗依旧碧绿如初。

“小蝶,我怎会不认得你?”亭子里的小桌上,离子然独自黯然喝着酒:“你给的玉坠,我一刻不曾离身,我还记得我要在开满曼陀罗花的时候回来娶你。”

“那你为何娶公主?”她不知何时站在了身后。这么久了,她终于有机会接近他。

离子然微微一惊,立刻恢复了原有的冷若冰霜:“你什么时候来的。”

“不早也不晚,刚刚好。”该听到的,她都听到了。

“那些都是儿时的戏言,忘了吧。”他的话里透着寒气。

“我知道你是离国的太子。如今离国和蓝曼国长期交战,你娶公主的目的很明显吧。”蓝小蝶也用冷漠的语调回应着他。

“那你想干什么?揭发我吗?”他霸道地托住她的脸,在她肩头那块胎记印上一个深深地吻。

是啊,她能怎么办?他早知道她不能怎么办,她舍不得他死。

五、【不可预知的死亡】

“公主血祭曼陀罗,结束战乱——”宫殿外这样的呼喊声已经屡见不鲜了。那时还有离子然温暖的怀抱,可如今,离子然突然不见了踪影。清尘在离子然失踪的那一刻开始觉得恍惚,看一切都不真实。蓝陌每天悉心为她调药,但是心病,却是无药可医的。

这天,宫外传来战报,说离国太子带领精兵攻进了曼城,由于他手持蓝曼国的调兵虎符,很轻易地就攻了进来,很快就要攻陷皇宫了。蓝曼国一时陷入了绝境,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城墙之上,蓝陌和小蝶站在一起,离子然骑着战马带着千军万马立在城墙之外。小蝶,你为什么站在那里?等我占领了蓝曼国,一定补给你一场最华丽的婚礼。想到这里,他朝旁边的副将轻轻招了招手吩咐道:“城墙上的那个女孩,一定不能死。”

“小蝶,你准备好了吗?”蓝陌回头问道。

她没有回答,只是很坚定地点了点头。刀起,她肩头的曼陀罗胎记殷殷地开始渗透出鲜血,一滴一滴。这时,只见一片霞光闪过,城墙外十多年未见开花的曼陀罗奇迹般地开始长出花蕾,开出鲜花……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景象吓呆了。忽听“啊——”的一声惨叫,战马上的离子然翻落下马,面色铁青地倒在地上。

彼时,所有的马匹在闻到曼陀罗的花香之后失去控制,离国军队大乱。蓝曼国的守城军队趁机反击,离国大败。

六、【走失的曼陀罗,缺席的爱】

离子然不知道的是,蓝小蝶才是蓝曼国真正的公主。

离子然不知道的是,在他亲吻的小蝶肩头的曼陀罗胎记上早已被下了蛊。

离子然也不知道的是,公主血祭曼陀罗的预言会成真,他更加不知道的是,当曼陀罗开花之时,也就是他体内蛊毒发作之时。

蓝小蝶从失血过多的昏迷中醒来后,听说蓝曼国一举攻破了离国的皇都。

“公主,你知道吗,听攻城的将士们说离国皇宫里的每一株曼陀罗上都绑着用丝绸做的花朵。全是黑色的。”宫女后面还说了什么,小蝶已经模糊了。恍惚中,她看见了离子然走过来,拉着她的手。

——小蝶,你做我的新娘子吧。

——除非曼陀罗开花。

——那花是什么样子的?

——喏,你看,就像我肩上的胎记这个样子。

——到时候,我派人在每一株曼陀罗上绑上丝绸做的花。你可不许抵赖噢。

共 85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美丽妖娆的曼陀罗也称情花,它可以帮助你,让你所爱的人也爱上你,但是,它的交换条件就是你的的鲜血,乃至生命。尽管如此,为情所痴的人们特别是年轻女子依然无反顾的用鲜血浇灌。故事中男主人离子然死了,女主人小蝶的心也跟着死掉了。爱情是美好的,然而当爱情需要以性命为代价时候,便带了不成功便成仁的血腥,爱情没有了被爱的主体,一切都是虚无的,正如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本文作者文笔清丽温婉,故事唯美缱绻。此文曾被腾讯首页作为精选日记隆重推出。推荐欣赏【编辑:海棠】【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01202110】
1 楼 文友: 2010-12-21 00: 4: 4 美丽妖娆的曼陀罗也称情花,它可以帮助你,让你所爱的人也爱上你,但是,它的交换条件就是你的的鲜血,乃至生命。尽管如此,为情所痴的人们特别是年轻女子依然无反顾的用鲜血浇灌。故事中男主人离子然死了,女主人小蝶的心也根着死掉了。爱情是美好的,然而当爱情需要以性命为代价时候,便带了不成功便成仁的血腥,爱情没有了被爱的主体,一切都是虚无的,正如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本文作者文笔清丽温婉,故事唯美缱绻。
回复1 楼 文友: 2011-01-06 00:11:4 海棠亲爱的,抱抱姐姐。谢谢你那么认真的点评,说的很好。
2 楼 文友: 2010-12-21 10:45: 0 爱情的美好在血色中呈现,这有些残忍,但打上坚贞的印记。为追求爱情而丧失生命,这是人心灵的秘密。
回复2 楼 文友: 2011-01-06 00:06:08 我看过你的长篇连载,写得很好。
回复2 楼 文友: 2011-01-06 00:21:00 还望前辈多多指教。
 楼 文友: 2010-12-21 18:15:57 一篇非常精美的小说!问好作者! 喜欢文学、音乐
4 楼 文友: 2011-01-01 20: 8:58 问好作者,元旦快乐! 喜欢文学、音乐
回复4 楼 文友: 2011-01-05 2 :56: 8 谢谢李荣的祝福,新年快乐。宝宝尿黄怎么回事
冠心病心绞痛注意事项
护理垫是棉柔的吗
腹泻拉肚子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