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惊人噩耗

发布时间:2019-12-05 02:12:18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惊人噩耗

廉刀嘿地一笑,忽地在原地消失不见,进入了潜行状态。

程敏提剑前冲,男人之前和霓筝单打独斗,完全可以封挡住对手的狂猛攻击,防备程敏自然也不在话下。

他比较在意的还是隐形的刺客,一边抵挡一边以双脚发力,释放出大地震荡。

这一招并非是为了击伤刺客,主要是为了探测之用,但廉刀一靠近震荡区域的时候,男人便会立刻感应到,进而做出应对。

男人的双掌练的刚硬无比,可以硬挡武器兵刃,程敏一律施展出快剑,一剑快过一剑,对方总是想要将她的剑给抓住。

程敏施展出云鹤自在功里的移动身法,忽左忽右,长剑成功地刺中了对方几次,但此人全身都笼罩着一层厚实的劲力,即便剑刃刺入力道也被削去了好几成,造成的多是一些皮外伤。

男人余光扫着身后,在寻找一个可以快速通行的路径脱身,朝着哪边跑可以很值得深思的,如果跑错了地方说不定一下子跳入了虎窝,像程敏这种实力的只要有三个,他很快便会支撑不住。

沈南燕握着剑好几次都想冲上去相助,隐约已经瞧出了机会,可又担心把霓筝晾在一旁,现在天空依旧是敌人的主宰,说不准敌人的飞兽骑士会经过这里,随随便便射上几箭,以霓筝目前的状态,完全没有自保能力。

她除了后背上的伤势比较严重之外,精神更是出了大问题,远大过身体之伤。

至于她怎么会变成这样,沈南燕完全不了解,本来是想要问的,可是看到霓筝的样子,她似乎不想要和任何人讲话,表现的太过反常。

程敏惊叹于此人的防御能力,他提防刺客偷袭的踏地功夫也十分有用,廉刀一直都不出现,她也清楚实难寻找到什么机会。

“不妨明着从后面功他。”程敏叫道。

没回应,好像廉刀早就走了一样。

“你到底在搞什么……”

男人也有了这种猜测,心里暗喜,反手一击刚打出来,立即朝着一侧急冲。

这边地面坑坑洼洼,还有天灾虫掘地出来的大洞,他身子一窜从大坑大洞中掠过。

一道人影忽然从土洞中钻了出来,银光一闪,男人大叫不好,手臂朝着银光用力一抓!

这下却抓了个空,廉刀嘿地一笑,一剑从男人的腹部刺了进去,瞬间破了他的防御!

男人啊的痛叫一声,双手朝着刺客的脑袋拍去。

廉刀向后一个旋声,双脚用力踢出,躲开了掌劈,从双臂的空隙里踢进去,碰碰两声,重踢在对方的胸前和下巴上。

廉刀一个倒翻稳稳地落在地上,而男人仰面跌飞出去,剑刃还留在他的身上,刺入的很深。

“廉刀,真有你的!你怎么会知道他要朝着哪边逃窜,提前就躲藏在了土洞里,这一手刺杀真是漂亮。”程敏大声赞道。

“嘿嘿,这家伙眼珠子一直在朝这边瞟,出色的刺客往往只需要出一招,但就这儿一招有时候要等半天都有可能,聪明的猫只有拥有耐心才能在水里抓到鱼。”

“速战速决,先去解决了他。”沈南燕催促道。

廉刀一拍胸脯,“让我来。我的剑上已经喂了毒,刚才那一下足够他受得了。”

“还是当心点为妙。”程敏不放心,立即跟了上去。

男人从地上爬起来,不敢将插在腹中的剑拔出来,担心一旦拔了伤势会立即加重。

“有毒!”他起身后顿时感到脑袋一晕,立即运功逼毒,可这儿一运功就会错失逃跑的机会。

他只是运了几下

,掉头就跑,廉刀的速度瞬间爆发出来,一下子便追上了,一脚将对方提了个筋斗。

“中了老子的毒剑还想跑啊?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放!”廉刀嘿嘿笑着,从腰带里抽出一把匕首,“你是想要痛快的死法,还是慢点的死法,敢欺负霓姑娘,我会让你后悔出生在这儿世上!快说,你到底做了什么,把她搞得失魂落魄的?快说!”

廉刀一巴掌扇在男人脸上,话音刚落,手中匕首狠狠地刺入对方的小腿上,一划一转,这把匕首锋利非常,鲜血狂流,硬生生地剜下一块肉来。

程敏见了都觉得有些残忍,但她早已注意到了霓筝的状态,太不寻常,所以也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这个人干了罪大恶极之事儿,能够让她表现出如此的恨意来。

“让你说话呢!嘴巴很硬啊,廉刀他是不是应该给他来点狠的了?”

不是男人不肯招,是一下痛的根本说不出话来。

廉刀将血淋淋的匕首放在嘴边舔了舔,“没看出来是个硬骨头啊,好好好,那我就先露一手剥皮的绝活,就先剥你的一条腿吧,等我剥好了皮,会逼着你把它都咽下去,你要是不吃,我就先割你的舌头,再剜你的眼珠子。”

他越说越是开心,作为杀手总会接到一些报复杀人的卖命,而雇主对仇人的记恨不可想象,时常会要求不能让仇人很痛快地死,所以要变着方的折磨才觉得痛快。

所以廉刀的剥人皮的技术是一个个活生生练出来的,没有半点虚假,这种折磨在他看来只能算是中级水准,高级的会让人见了一个星期都没有食欲。

杀手说起来也是一个肮脏的职业,厉害的杀手对于折磨人的酷刑来玩玩都很有研究,若是没掌握着一两手绝活,是会被同行笑话的。

他抬手就要干,男人惨呼起来,“住手!快、快……住手!我说,我全都说!”

“这就对啦,死其实呢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快说,你到底对霓姑娘干了什么?”

“不是我!她变成那样不是我干的,是因为……因为秦冲被灵能炮给轰死了!”

“你放屁!”程敏握住插在男人身上的剑柄,用力地拔了出来。

“啊……啊!是真的,千真万确,秦冲已经化成灰烬了,你们若是不相信的话……可以亲自去问她!”

“冲哥不会有事的!你说谎!”程敏忽然发疯了一样,挥剑朝着男人脸上砍杀去,“我让你胡说!我让你胡说!我让你……”

不一会,男人已经被活活砍死,被砍的已经面目全非。

宝宝经常咳嗽
心律不齐心律失常急救药
小孩退烧推拿手法图
宝宝反复高烧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