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武逆焚天 第三百七十九章 闹剧落幕

发布时间:2020-01-17 15:57:49

武逆焚天 第三百七十九章 闹剧落幕

左风耳朵微微耸动,虽然沒有转回头去看,对于素颜的位置和向自己靠近的速度已经了然于胸,

素颜看出了战况激烈到如此地步,动辄就将会让左风有丧命的危险,她的本意只是想要让左风得到教训,根本就沒想过真的让左风在这里送命,所以他必须要让自己稍微靠近一些,好能够应付任何突发状况,

左风脚步轻点向后退去,尽量拉开与冲來的康启之间的距离,同时拉近和素颜之间的距离,康启见左风步步后退,更是得理不饶人的暴冲而來,灵力在右手不断的积蓄而去,

在恼羞成怒之下康启也终于不顾后果,发动起了自己最为强悍的武技,这一击他已经不再打算给左风一点教训就罢手,而是务求在一击之下取走左风的性命,

五丈,四丈,三丈,在康启的不断加速下,左风即使不断向后退去,两人间的距离还是在不断缩短,当两人距离不足两丈之时,康启的全身灵气也仿佛都集中在了右手和小臂处,

康启的迈步的频率在靠近左风的瞬间,突然变得急促起來,左风一直在关注康启上半身的运功,直到这一刻他才注意到对方还有这种瞬间提速的手段,忍不住叹了口气,心中却暗骂自己太过疏忽大意,

左风原本已经做好准备,对于康启这一招他准备硬接下來,同时借此机会发动攻击,刚刚服下的复灵散已经见效,灵气正不断的在纳海之中产生,这也是他不断后退争取时间的原因,同时他也将后面的事情计划好,

原本这一切若是按早左风的计划发展,原本他不只是可以暂时躲开康启这麻烦人物,同时也能借此机会进行下一步行动,虽然左风还沒有和康震商量,但是相信在眼前这种形式下,康震也沒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所以才自作主张的开始引导事情向自己计划的方向发展,

可是康启却是并非是左风预料中的那一点点本事,竟然能够有着如此快速移动的身法武技,这武技配合上他那蓄满灵力的一拳,其威力也是成倍的翻涨,最重要的是这身法武技,能够瞬间推翻对手的所有判断,康启却是能够在对方沒有准备好前,突然发起攻击,

一般情况下武者在对战的时候,都有自己的固定节奏,这种节奏可以让武者在调动灵气对敌的同时,还能够偷空进行灵力的恢复,这种节奏一般是在交手之初,相互摸底的时候是可以掌握到的,

可是这种节奏一旦被打破,就会出现措手不及的情况,试想假如左风正在从容不迫的调动灵气组织防御和反击,但是对方的攻击突然提前到來,那么仓促之下防御沒有准备好,反击更是还沒有准备,如此立刻就会陷入被动之中,

可是现在康启已经來到左风身前,左风也是沒有任何可以犹豫的时间,他原本是想借这个机会,狠狠的给康启重创,若是幸运的话将对方击杀当场都是有可能的,然后他在装作受到重创的样子向后抛跌,

那时就算周围的武者想要对自己出手,他相信素颜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必然会阻止其他人对自己下手,这样左风也能够成功化解眼前的危局,

可是康启的突然变招,让左风的计划也完全落空,他此时正在调动灵力准备发动云浪掌,第一股灵气刚刚送入右手掌心,康启就在此加速冲了过來,左风勉强用最快的速度,将第二股灵气送入掌心,但第三股灵气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调送过來,

左风此时也只能用这不完全的云浪掌,來应付康震这蓄满灵力不晓得名字的拳法武技,

“嘭”

沉闷的音爆声在甲板上响起,左风和康启两人齐齐浑身剧震,接着两人的身体就向后倒退而去,康启双脚拖着地面在甲板上擦出两道清晰的痕迹,直退出数丈远才停下身体,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似乎有一口血要吐出,但却最终被他生生咽了回去,

左风看上去却是狼狈万状,整个身体向后平躺着倒飞而去,在空中的时候就已经吐出了一小口的鲜血,

表面看上去是左风受伤较重,甚至有人怀疑这一次碰撞后,左风能否活下來都成问題,所以周围观战的武者同时叫好,却不会有人上來动手,

左风的身体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向后抛飞而去正好撞在素颜的怀中,温香软玉的舒服感觉从左风的后背处传來,左风险些舒服的**出声,但左风也只是稍微恍惚了一下,就立刻收慑心神,他知道此时绝不能让素颜看出任何不妥之处,

左风现在唯一能够拿來和人硬碰的,就只剩下一条右臂而已,这还是要多亏了前些时日康启“帮忙”的缘故,当时左风在登船的时候,康启故意将灵力送入左风身体中,想要让左风吃些苦头后知难而退,

却哪里想到当时的灵力帮助左风将肩头的窍穴几乎冲开,也是因此左风在铸体丸的破坏下,只有这条右臂受伤最轻,也是在七天多的闭关下唯一恢复过來的地方,

左风正是用这条完好的右臂发动云浪掌,只是仓促之间只來得及调动两波灵气而已,可是就这么些灵气,却也足够让康启受到伤害,看上去康启受的伤最轻,但是却沒有人发觉他袖子下手的拳头多处骨折,

若是左风云浪掌完全发挥,不要说康启的整条手臂,就是性命估计都保不下來,

素颜在接下左风倒飞而來的身体时,就感到左风的身体极为柔软,根本不像是受伤之人那种完全紧绷的情况,但是这种奇怪的感觉只是刚刚升起,她就震惊的望着左风小声嘀咕道:“炼骨期九级,这怎么可能,”

不用素颜提醒,刚刚与左风交手的康启也早就发现了这依情况,他心中的惊骇比之素颜更加强烈,当初左风上船的时候还只有炼骨期六级,自己当时根本就不将这小子放在眼中,

可仅仅只过去了八天,左风就从原本的炼骨期六级提升到了九级,这种恐怖的提升速度任谁看到都会惊掉一地下巴,

康启脸上的神色变换不定,但最后就被一种狰狞之色所替代,伸手拔出了背后的一柄短刀,康启身后一直背负双刀,在对战左风时他自然不好用武器來对付一个有伤之人,但是现在他却是不管不顾,

康启不仅对左风的实力和能力感到了恐惧,同时更是怨恨其将那铸体丸服下,原本那铸体丸自己最少是可以得到一个的,他理所当然的认为,左风能够在伤重未愈的前提下提升修为,定然全都依赖那铸体丸的效果,

新仇旧怨一并席上心头,康启看到只有素颜和左风两人,终于恶向胆边生准备下杀手了,

素颜的实力只有炼骨初期而已,左风空有炼骨期九级的实力,却是重伤之下根本无法再行战斗,这对于康启來说是杀掉左风的最好时机,

康启下定了决心就将短刀一摆狂冲而去,此时的康启虽然有伤在身,但是他现在却是目标明确,决不能放过左风,

素颜见到康启这般模样冲來,哪里还不明白,急忙大声喝道:“康启,你敢,”

康启根本不去理会,反而速度更加快了几分,眼看就要來到左风的近前,素颜也是慌忙抽出腰间的长剑,准备拼尽全力组织康启,就在此时廊道内冷冷的传出了一声,“你敢,”

同样的两个字在此人口中说出,带有着一股泰山压顶般的威严,使得康启也是不得不无奈停下脚步,

不只是他听出了这出言之人正是自己最畏惧的康震,更重要的是康震散发出的灵气,如同凛冽的寒风直扑而來,这灵气之中带有着冰寒的杀意,康启不怀疑自己再向前靠近左风二人,必然会被康震格杀当场,

康震的脚步声从廊道之内传出,左风也直到这一刻才算是将心放了下來,虽然左风刚才不动声色,但是他手已经按在手指的戒指上,若是康震不來,他也必须要显露自己有储晶这事实,用飞刀将康启傻掉了,

虽然这会搅乱自己想好的计划,但是性命当前也就顾不得那许多了,

“大少爷,这家伙根本不将我放在眼中,为了我们康家嫡系的尊严,我必须要……”

康启眼神有些躲闪的看着走出廊道的康震,硬着头皮的说道,他现在不只是需要给自己找个借口,同时他也报最后的希望,希望康震能够站在自己这一方,

可是他哪里知道现在康震现在的心中,已经翻起了一片杀意,恨不得直接拒将康启击杀当场,可是康震并非是那种一时冲动就付诸实行的人,冷冷的扫视了康启一眼,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滚”,

可以看出康震正在压抑这心中的怒火,康启和其他武者也是首次见到康震这般模样,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康震也不再去理会其他人,而是转身将左风抱起,径直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素颜狠狠的瞪了康启一眼,就径直跟着康震的身影而去,

留下了一脸怨毒和懊恼的康启,他知道错过了这次的机会,恐怕再难以亲手除掉这让他极为不爽的少年了,

郑州市康复医院预约挂号
本溪满族自治县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江西正规白癜风医院
营口正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