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东京阴阳师 六十四.两个请求_a

发布时间:2020-01-17 16:09:35

东京阴阳师 六十四.两个请求

肚子好饿啊。

中饭吃了一碗拉面,总算暂时解决了问题,他这个人平时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不玩游戏也没什么热衷的体育项目。感觉这边至少清净一点,所以就待在了公园里,这附近要么是来玩耍的小孩,要么就是散步老人或者出双入对的情侣,没有那些老是想着要泡妹子和搭讪的麻烦家伙。

陈启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这一坐就坐了差不多好几个小时。

虽然看上去陈启像是无所事事地在那里发呆,不过实际上他是在默默地和八羽大人讨论接下来的情况,还有土御门晴彦委托他的那两件事。

“陈启同学,我有两件事情想要郑重地拜托你。”记得当时晴彦是这么说的:“一直以来,我都以为咱们的敌人是在外部的,但是联系最近的事态发展来看,恐怕并非如此。”

他停了一下,开始回溯起一些历史。

“就比如说学生举办试胆大会的那次,对,陈启同学你也参加了,一开始我也认为这是一个巧合,毕竟对方的试探早就开始了,和学生们的关联不大,但是现在想想,如果对方是一个谋划这么深的人,这未必不是对方设下的局。”

“不,对方一开始其实是打算让我把视线放到你和八羽大人身上的,但是对方明显没有料到,我和八羽大人已经达成了共识,不仅没有开战,还一起封印了天狗食月下泄露魔气的阴泉,在这之后,他也吸取了教训,重新开始审视起你还有八羽大人的力量,并且对他的计划做出了修正

。”

陈启立即想到了那个在大街上与自己插肩而过的恶意,还有那突然迸发的魔气。

“你的意思是对方早就盯上了我了?为什么……”

但是这话说出口之后,陈启就顿住了,他想到了那个用尸囊裹身的女人,想到了那场莫名其妙的大火。他也记得,八羽大人说,光是以那个女人自身,是不大可能修习这种阴毒的法术的,应该是有人在背后牵线。

难道说自己是那个时候就暴露了?

不过这些都是陈启自己的思考,晴彦不会读心术,而且就算他会,当时站在陈启一行人面前的也只是花江而已,只听他继续说道:“他怎么找上你的我不清楚,但就像我能够感觉到八羽大人,他说不定也察觉到了,如果一般的情况自然可能性不大,因为八羽大人也不是随时都放出妖气的,但如果那个人一直就在你的身边呢?”

“!”

“想想之前发生事件的时机,再结合一下今天的事情,陈启同学,你难道不觉得很奇怪吗?对方每一次都可以很精确地把握住你出现的地点,这要么是对方对你下了咒,让你遵从他的意志行动,要么就是他早就知道你会在哪里出现。但有八羽大人一直待在你的身边,前一个选项几乎是没有可能的,有人想要用术对付你的话得先赢了她才行,说不定反而会被八羽大人的法术反噬,而后一个,则要简单多了,要知道,平凡的语言也是一种咒,它会让你按照对方的意愿行动。”

花江转述完晴彦的话,顿时让陈启脑中冒出了两个人。

竭力邀请陈启参加那次试胆活动的,是班长水沢雅史,如果当时不是他说了学校当中似乎暗藏着什么鬼神的封印,再加上八羽大人神神秘秘地在旁怂恿,陈启是根本不会参加这个活动的。

至于今天早上发生的这件事,很明显是因为铃音的邀请,陈启也是因为要观看铃音的比赛才去的。

可要说是这两个人,却也没办法统一起来,因为水沢大前天的时候就已经生病了,根本没有来学校,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和铃音的关系,自然也不会知道自己回去观看星期天的新体操比赛,而铃音的话更不用说,陈启那天去学校的活动是临时起意,晚饭的时候才说要去同学家温习功课,而且铃音因为前一天遇到鬼灵受了惊,当天除了去医院检查之外,一直待在家里没出过门。

就在陈启感到迟疑不定的时候,晴彦说道:“仔细想想看,在这些事件当中,有什么人是一直在你身边的,他未必特别显眼,但在当你决定某事的时候,他一定在场。”

一副副画面就像是有人按了快进的播放键一样,不断地从陈启的脑海中掠过,然后,定格到了一个画面上面。

他听到了脑海当中响起一个柔柔糯糯,开朗的声音:“陈君。”

『陈君,晚上的试胆大会一定要来喔。』

『这个是给人传递好运的咒语喔。』

『陈君,听说二年级新体操社的社长山田铃音前辈是你的表姐,是不是真的?』

『陈君……』

不会吧。

但是确实,每一次事件发生的关联处,陈启都能够看到小仓结衣的影子,就连今天早上的新体操比赛,她也以参赛者的身份掺杂在里面。

是她?这点陈启无法确定,毕竟不能因为猜测就把人武断地划分成犯人。

“看来你已经有头绪了。”

“不,还不确定。”

“没关系,这是我的一个委托,拜托陈启同学你搞清楚这个人究竟是谁,确定他的身份,也方便我们找出站在他背后的那些人。”

虽然很想说自己现在这样能不能去上学还不知道,但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下来,要探查的话总有其他的办法:“明白了。”

“谢谢,那么第二个委托。”

“?”

“我希望你能在我不在的时候,协助雾乃一起守护阴泉的结界,阴阳寮和御法部应该会准备替代的人,但是该怎么说呢,阴泉是个很敏感和特殊的地方,阴阳寮和御法部也不敢乱来,庆幸现在阴泉的封印相对还算比较稳定,他们应该只会派人来守护外围的结界,并不会去打开祸野的门——那需要特殊的方法。”土御门晴彦补充了一句:“但我觉得,敌人既然已经不惜做到了这一步,显然不会没有后招,所以我希望由你代替我镇守祸野,雾乃知道开启门的方法,她会帮你的。”

一下子感觉肩上的负担好重,不过,这种时候,陈启也万不能退缩了。

并不是对日本人有特别的好感,也不是爱管闲事,只是作为一个人来说,无法容忍会造成数以万计人类死亡的事情发生。

“我答应你。”虽然声调不高,但陈启郑重地接过了晴彦交过来的接力棒。

“啊,拜托了,请务必坚持到援军到来的那一刻。”

患上术后ED怎么用药
跌打损伤外敷药用什么好
颈动脉斑块有软硬的区别吗
薏芽健脾凝胶亚宝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