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神武图 第九十六章 有东西要给你

发布时间:2019-10-12 18:06:05

神武图 第九十六章 有东西要给你

洛赢猛然惊醒,立刻强行收回手指,阻断了神念。

“好险!差点连泉眼也吸干了,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能毁掉,我知道你对我好,所以我更不能让你消失!”

洛赢跃出水面,穿好衣服,不舍地望向泉眼之处,将内心的感激化作一道神念,飞向池底的小圆孔。

紧接着,洛赢感觉到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缠住自己,一天时间已到,马上要被推出大阵之外了。

这一瞬间,飞到泉眼的那道神念,竟带回了反馈,洛赢的灵魂深处,竟然感受到泉眼的不舍和愉悦之情,那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眼前一花,四周景物骤变,下一刻,洛赢已经站在了入口处的石阶之上,入眼处是写着洗魂池三个大字的石碑,身后是再无异样的山体。

而石阶下面,却是几个熟悉的身影。

“洛师兄!你终于出来了,感觉怎么样?”

“赢哥哥……”

洛赢哑然一笑,两个可爱的丫头,还有铁牛坐在一旁,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而除了他们之外,竟然还有一个人,也在等他……

洗魂池里泡足了一天,期间多次心惊肉跳,甚至是惨绝人寰的痛苦,泡澡能泡出这种效果的,自古以来怕也只有洛赢一人了。

不过其中的收获,自然也是数不胜数。

今日是驯兽比试,铁牛这家伙,竟然没有去观摩,而是无聊到在此等他出来,洛赢摇了摇头,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微红的斜阳,映着洛赢的脸庞

,依旧是古铜色的皮肤,棱角分明的五官,但整个人的气质竟与以前截然不同。

不远处那个高挑迷人的身影,看得有些愣神,眼前这个痞子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有种说不出的气质,她敢肯定,这无耻之人身上某些地方发生了剧变。

“喂!长腿妞,就算你等了我一天一夜,也不用这么直勾勾地盯着我吧?看得人家都害羞了!”

同样在此等候的,正是战无双,不过她可没像许柔一样,在这等了一整天时间,只是在临近结束时,才刚到这里不久。

洛赢说着,竟摆出一副羞涩的模样,差点把小仙等人恶心的吐出隔夜饭来,洛通飞起一脚,直取这张欠揍的脸。

砰!

洛赢出拳迎击,两人各退一步。

“想偷袭老子?你还差得远呢。”

洛通讶然道:“咦?修为提升这么多?没听说洗魂池对修为也有帮助啊!”

另一边,战无双手上已然握着一把银光闪闪的长枪,要是洛通没出手的话,她就已经动手了,这人真无耻,自己好心过来看看他是死是活,没想到一出来就调戏自己,以为本姑娘很好欺负吗?

“赢哥哥太坏了,一见面就欺负无双姐,我不理你了!”许柔嗔道。说着,还偷看了战无双一眼,生怕这对冤家一见面又打起来。

段小仙可不管那些,凑上前来,围着洛赢左看右看道:“快说说里面是什么样的?洗魂池是真的在里面洗澡吗?以前很多人都去过,水不会很脏吧?”

洛赢笑道:“里面啊……简直是洞天福地,仙境一般!水清近无,美美地泡个澡,再睡一觉,快活赛神仙,修为还能涨一涨!”

“那里面的魂力是什么样子?灵魂净化和精神力提升又是什么感觉?”段小仙好奇宝宝似的,眨着大眼睛,继续追问着。

洛赢高深莫测道:“只可意会,无法言传!”

“故弄玄虚!”战无双冷哼一声,收起银枪,转身就走。

连和他打架的兴趣都没有,刚刚那股令人迷醉的气质肯定又是错觉,无耻!轻浮!下流!

战无双心里将洛赢骂了个遍,自己怎么会白痴到在这里等他?还被说成直勾勾地盯着他?我呸!

“长腿妞别走啊,还有东西要给你呢,接着!”

耳边又传来讨厌的声音,气得战无双猛地回过,却只见一道银光飞来,她想也没想,便一拳将其打开。

“你不要太过分啊!先是出口不逊,而后还敢偷袭我…偷袭……”

战无双说到一半,却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看到“偷袭”她的东西,竟是一把银枪!无耻之人刚刚好像在说……有东西给你?

“唉!你这脾气,日后真的很难嫁出去!好歹这也是一把带有疾速符纹的三级精品宝枪,你不要也不能乱扔啊……”

洛赢摇头叹息,又偷偷露出标志性的坏笑。

战无双怔在原地,符纹比试她也在场,自然见过这把枪,是她最喜欢的银色。当时她还想过,自己突破武者以后,也要弄一把这样的好枪,也要请人加上疾速符!

一时间,战无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把枪应该比洛赢身上的所有东西都值钱吧,居然要送给她?

“嘻嘻,无双姐,难得赢哥哥这么大方,你就勉强收下吧!”许柔跑去捡起枪,送到战无双面前。

“死丫头,我对你不大方吗?每次烤野鸡的翅膀,不是都留给你?”洛赢佯怒道。

这时,远处一个人影急匆匆地跑来,边跑边喊道:“小仙师妹,你果然在这!浦师兄出事了!先生让你们马上回去!”

……

洛赢等人回到住处,立刻便感觉到气氛凝重,此行前来府城的人全都在场,乾奕正亲自为一名学员疗伤,其他人也都紧张地等待着。

一路上,那名阵法堂的学员已经简单说了事情的经过,今日浦青松等人外出,在逛一家阵材铺的时候,与金鼎学堂的人发生冲突。

对方言语挑衅,大致是说浦青松等人只会阵法,修为实力孱弱不堪,没见过世面云云。

洛赢对此很是无语,这激将法简直是五岁孩童的水准,浦青松也会蠢到和人家动手?

浦青松在阵法比试中,正是把控主位的学员,对方的意图不用猜也知道。

阵法比试,是十所学堂两两对决,每所学堂共有五人同时上场,双方仅以阵法进行对决,直到一方的阵法被破,便分出胜负。

而五人配合,主阵之人需要掌控核心主位,自然是阵道水平最强的,浦青松已经达到三级阵法师的水准,放眼常乐府的十所学堂,也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可如今伤成这样,显然无法参加明日的阵道比试,诸位先生学员的脸色都不好看,连乾奕都亲自帮他运气疗伤。

这时,一直昏迷不醒的浦青松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几口淤血喷出,看起来已经没有危险了。

乾奕收回疗伤的手掌,又喂他吃下一颗丹药,起身道:“安心休养,不必多想。”

接着,两名学员将虚弱的浦青松抬到后院房间。

直到浦青松离去,乾奕才露出怒容,道:“金鼎学堂,连这么低劣的手段都用上了,真以为常乐府是他金鼎的天下了?这件事没完!”

宋淳秋点头道:“不错!不过唯今之计,要尽快调整阵法比试的战术,还请乾先生以大局为重,这件事还需从长计议。”

乾奕听罢,看了院主一眼,似乎欲言又止。

而宋淳秋又对着众人沉声道:“此事学堂会出面处理,从现在开始,任何人未经允许不得外出,更不可与其他学堂再起冲突,阵法堂的学员留下,其余人都回房休息。”

待得其他人离开后,乾奕也起身走到门口,冷哼道:“金鼎学堂以为这样就能抢走阵法第一?未免也太天真了!阵法堂的学员,随我来!”

直到众人散去,屋里只剩下院主、大长老和齐言泰三人。

“乾奕不会将事情闹大吧?”范剑清担忧道。

宋淳秋摇头道:“想来不会,既然他刚才没有说什么,短时间就不会把事情闹大。”

范剑清道:“还好他识相,否则自取其辱是小,得罪了府城某些大人,对我们也不是好事。”

宋淳秋叹了口气,无奈道:“那是你不了解乾奕,这件事他绝不会罢休,而且他也会不惧怕得罪谁,他没有立即发难,应该是想在阵法比试上击败金鼎学堂,且看明日的结果便知。”

“临时更换主阵之人,还想击败金鼎?别忘了他们有萧天宇!”

“别人不行,或许乾奕有办法吧!”

次日,阵法比试设在一个大型场馆,四周看台高坐,围成一个大圆圈,任何位置都能将整个比试过程尽收眼底,可以看出设计者独具匠心,这种场地最适合大规模武道竞技。

今天各所学堂的人几乎全部到场,叶府主和两宗一院,以及府城的一众官员,也来到现场观看。

除了最后的对战,阵法比试可以说是最精彩的,双方多名阵法师同时操控阵法,攻防手段层出不穷,变化多端,远不是炼丹、符纹那些项目能比的。

待得时辰一到,全场照明阵法开启,百丈见方的场地顿时被照得通亮,一名彩衣女子飘然落下。

全场目光都汇集在一起,此女子无论相貌还是气质,都让人赏心悦目,而看她展露的身法,修为也是不弱。

珠海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内蒙古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清远好的牛皮癣医院
珠海治疗阴道炎方法
内蒙古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