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原始战记 第二五六章 崩塌

发布时间:2020-01-16 16:38:43

原始战记 第二五六章 崩塌

见邵玄再次袭来,乎马只能举棒再次架住刀的攻势。

一刀。

两刀。

乎马脚下的地面,因为挡住这两次猛攻而震动,咔咔的声响更快了。

就在大家以为会再现开始那般密集攻势时,第三刀已至!

只听嘣的一声,邵玄手上的刀,从缺口处,齐口断开。

在劈下第三刀的时候,邵玄身形一矮,气势突变,灵活地从乎马身旁滑过。断裂的一半刀身仍被邵玄握在手中,如疾风过境,不待乎马躲开,便已在他腰侧划出一道血痕。

乎马也没料到竟然会生这样的情况,好在他反应快,微微避开一diǎn。邵玄手上的刀只有一半,若是刀身完好,乎马大概和最初那个被一劈为二的人一样,断成两截。

虽伤口不算致命,但也不小了。

冷汗滴落。

这一刀,让乎马真的吓住了。

感受着脚下的山体震动,乎马顾不上其他,连伤口都没捂住,提着棒子就飞往山洞跑。

此时,已经下山的昆图等人焦急地看着上方,毕竟不≦是真正的图腾战士,他们的眼力有限,无法看清上面的情景,只能通过周围那些远行者们的议论中,猜测上方的形势。

和其他人一样,他们原本也不看好炎角的那二十多个人,尤其是高级图腾战士,在那样的交战中,多一个高手,就多一分胜利的保证。无论从哪方面来看,昆图和弛易都觉得炎角处在劣势。可是,从听到的议论中来判断,上方的形势,还真与他们想象的不同。

“昆图。我看不清,你説説,跟乎马交战的到底是谁?”在草原上生活的时间长了,弛易自然听説过名声不怎么好的地山部落,乎马的名字也是听过的。但是,弛易还真想不出到底谁在跟乎马对战而不落下风。甚至还劈了乎马一刀。

昆图也看不清,使劲想了想同他一起过来的那二十来个人,其中与那些远行者们所讨论的,最附和的,就只有一个。

“是邵玄吧?应该是他,除了他,我想不出里面还有谁是最年轻的用石刀的中级图腾战士。”

“但是,乎马可是高级图腾战士,地山部落远行队伍三强之一!”弛易有些不敢相信。

昆图抬了抬眼。“邵玄将地山那个中级图腾战士一刀劈成两半的时候,你看到了吧?”

弛易不做声了。

那一刀,确实将弛易惊得不轻。

咔咔咔咔

上方,山体的崩裂声更清晰了。

凡是在地山部落山洞下方的人,都赶紧避开,若是那一段山体塌下来,被砸中不死也得受重伤。何况,在那一高度的洞前过道。是整座环形山内最宽的,能在那个高度的山洞里歇息的人都实力不俗。数百年的开辟,自然也能形成宽十米左右的过道。

相比起来,靠近山dǐng的那些山洞,因为一直都只是那么几个部落歇息,几乎是专用山洞,没有谁不长眼地去抢。所以纷争少,人员流动也少,过道开辟有限。

因此,从上往下看,就地山部落歇息的那一层面。突出的过道最宽,若是崩塌,给下方造成的威胁自然不容小视。

见势不妙,下方看热闹的人也赶紧避开那一段,最下方靠近山底的人也赶忙将拴在那里的牲畜给牵走,那一段砸下来可不是好玩的。

地山部落洞口前。

乎马听到身后又一声轰响,是人的脚步踩在地面的声音。乎马咬牙加朝着洞内跑,腰侧的伤因为这剧烈的跑动而喷出血液。看到洞口处拿着弓箭的人,乎马吼道:“射死他!”

能射死早就射死了,这个乎马也知道,但这时候,他需要有人来拖住邵玄,他可不想随着这段山体掉下去。

洞内的弓箭手反应也不慢,拉开弓就朝着邵玄射过去。

邵玄追赶的脚步稍顿,避开那些箭支,脚下大力踩踏地面,一些鸡蛋大小的石块被震起。

见邵玄又大力踩了一脚地面,不少人恨不得吐血。

尼玛,都快塌了,你还踩!

咔咔咔!

清晰的裂纹,从邵玄脚下出现,并朝外延伸,与山壁上裂开的一道口子相连。

长逾三十米的一段山体,往下塌陷了近一臂的高度。许多大小不一的石块,从山上崩离,往下滚落。

下方的人见势不对避开,没有被掉落的石块砸中,但看着那些不断滚落的石块,周围的远行者们也不禁肝胆颤动。

不论是哪一方,不管他们来自何处,远行者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住,从地山部落与炎角部落的人交手开始,到现在,才过去多久?这怎么……打着打着,就打塌了呢?这得多大的力啊!

难怪很多部落周围不让高级图腾战士们交手,破坏力的确太大了。

邵玄并未因为山体塌陷而退,握着断刀的手臂甩出,刀身撞在那些震起的石块上,将石块大力拨出去,既未将石块敲碎,又赋予了石块如流星般的度。

骨骼和身体被戳穿的脆响,在山体的轰隆声中,并不明显,但是山洞里刚才放箭的人,一个个倒下。

麦等人也不耽误,邵玄的行为,并非冲动,而是在吸引洞口那些弓箭手的注意力,给大家机会撤离这里,二十多个炎角部落的人,也有不少受伤的,其中三个腿脚已经走动不便,若是弓箭手朝他们放箭,他们绝对躲不开。

好在现在那些弓箭手已经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朝洞口逼近的邵玄身上,其他人才能尽快将受伤的同伴一同带离。

反观地山部落那边,地上虽然断臂残肢很多,尸体也有不少,但仍然有一些活着的无法移动的人,可是,他们都被放弃了。

眼见弓箭手一个个倒下,乎马推开旁边的人,拿出自己的那把强弓,这是他亲手做的弓,用的也是部落里最好的牛角,以及从莽部落用大量牲畜交易过来的竹子,所制作而成,与方才那些弓是不一样的。

搭弓上弦。

啾!

空气出剧烈的撕裂声响,一支劲箭离弦飞出。

这支箭比刚才那些弓箭手们射出的箭支要快得多,杀伤力也强出好几倍。邵玄并未躲开,而是转动手腕,将刀挡在面前,挡住直射而来的那支劲箭。

嘣!

箭支的石质箭头碎裂,邵玄的刀上也留下一个凹坑。

感受着手中传来的力道,邵玄眼睛一亮,看向山洞内乎马手上的那张弓。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们最好的弓。若是还能更强,邵玄想等回部落之后,去找材料制作图腾战士们能放开力量拉的弓,那样的话,以后对付万石部落也是个极大的助力。

还不够,若是弓再强一diǎn,力道再大一diǎn……

见邵玄挡住那支箭,乎马没停手,掏出三支箭,同时上弦,三支几乎同时射出,射出之后又迅从箭筒里再次掏出三支箭。

取箭,拉弓,射出,全都在短暂的时间内完成,可见其熟练程度。

只是,弓所能承受的力量有限,乎马这位高级图腾战士,想要射出这些箭支,也只能压制住力量,不然出弓所能承受的力量,弓会被拉断。

乎马的目的并不一定要射中邵玄,能射死最好,射不死,逼出去让他随着山体一起塌下去也好。

邵玄不再往前,猛地蹬地避开射过来的三支箭,又挥着断刀挡住接踵而至的箭支,只可惜刀只有一半,挡下有些费力,若刀身还完整就容易多了。

看部落的人都撤离,邵玄一脚使劲跺向地面。

峭壁的山石像是遭到了强震一般,碎石从峭壁上脱落,大块大块的原本是洞前过道的山石,与整座山体断开,这次就不是刚才那样断断续续的下陷了,而是直接塌了下去。

偌大的环形山内,轰隆的山体下滑的声音盖住了一切,下方的人,躲避的躲避,山石砸不到的地方就继续看热闹。山下拴在安全处的一些马匹听到声音之后仍旧焦躁不安地用蹄子踏着地面。

不仅是断裂的地方,因为这里的断裂塌下,也引了其他地方的石头掉落,所以,一时间,原本在洞外站着的人,都跑到洞内去,尤其是地山部落所在的这一边,情况更严重,刚才有一位差diǎn被上方滚落的石块给砸到。

乎马站在洞口,并没敢伸出脖子,时不时有石块砸落,他怕一伸头出去就被当头一击。看着邵玄站在那块山石上往下掉,乎马心里松了一口气,就算那小子避免了被砸死,没摔死,总得受diǎn伤吧?那样的话,自己也不必多担心了。

摸了摸腰间的还在流血的伤,乎马眼神阴霾,真没想到,竟然会被逼成这样,还被砍伤了!就算常年厮杀见惯了生死,真轮到自己,也平静不下来。

必须杀了他们,全都杀了!

乎马心想。

只是,他刚放下弓,打算先找药草涂抹伤口,就听旁边的人惊呼一声。

“怎么了?”乎马顾不上找药,问旁边的人。

“那里……那边有……”那边的人朝外指了指。

乎马朝外看,刚伸出头,灰白的影子闪过,伴随着空气被破开的呼响,一把断刀,砍在他的脖颈处。在他以为暂时安全的时候,绝杀。

噗嗤

血液飞溅。

乎马倒地之前,看到了原本应该随着山体塌落的人,抓着一只鹰的爪子,从下方上升。未完待续……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怎么样
鹿城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上海哪家医院癫痫病治的好
临沂治疗阳痿方法
雅安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