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山海画妖师 第七百三十八章 目的

发布时间:2020-01-16 19:44:22

山海画妖师 第七百三十八章 目的

不过,对于兔姐的解释,秦轩表示自己还是听明白了。

反正只要风姐是有计划的,那他也就放心了,毕竟是自家本命,跟兔姐一样都是与他的第一世有着极为亲密关系的自己人,风兮然既然安排了,那肯定是对秦轩有利的,他觉得不奇怪,唯一的解释应该只有一点,秦轩的智商不够,看不懂风兮然的布局。

“我还有个问题,”秦轩:“风姐既然有详细的计划,那为什么不给我说明一下,现在该怎么做,就这么等着?”

秦轩现在其实是有些心急了,他很想离开帝魃塔,直接上去,然后把六道的事情解决掉。

等等等!

难道除了等,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如果是我,”兔姐:“上去就是一拳,如果没解决,那就再打一拳。”

风兮然虽然很擅长谋算,可所谓的计划,必然是战略性的,而战略性的计划,肯定包含着‘退’‘避’‘忍’的环节,说实话,这跟兔姐的性格,完全相悖。

“我看不懂那家伙,也许她也觉得我是个莽夫,”兔姐:“但我就是这样的,管他是谁,打的爽,那就够了。”

‘不不不。’

听了兔姐的话,秦轩内心疯狂暗道:‘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啊兔姐!!’

“那我们现在就冲上去?”

秦轩很期待,他也才成为画妖师不久,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装逼的画妖师,与咸鱼何异?

而且兔姐是很听秦轩话的,只要秦轩想要的,兔姐都会帮他做到和得到,就像现在,如果秦轩说要冲上去,兔姐肯定是会去的。

只是。。。

“这次,不行。”

“为什么?”

“兮然以前帮过我,受了她恩惠,”兔姐很无奈,她也想用拳头解决问题,而不是如今这么憋屈:“所以我答应了她,尽量遵守她的游戏规则。”

游戏规则?

神TM的游戏规则。

难道在风姐眼里,这就是个游戏,那,谁是棋子,他吗?

“别胡思乱想,她没这个意思,更何况,战略就是战略,跟着战略走,难道所有人都是战略的棋子了?”兔姐说:“这只是在做正确的事。”说到这,兔姐又补充道:“至少在结果上说,这是正确的。”

什么是战略,那就是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达成最终结果,至于过程,那都不重要!

还有兔姐说的是尽量,但这个词,未免有些模棱两可,只能说,兔姐可不是风兮然计划的执行者,如果真的惹急了她。。。。。。

“不管怎么样,”兔姐摩拳擦掌:“这次事情结束,回去我就打她一顿,解气!”

“。。。。。。”

不知为何,感受着有些压抑自己情绪的兔姐,秦轩,为风兮然默哀了三秒,当然,只是三秒,因为秦轩也想打她。

“那兔姐啊,现在佛城的事情,有什么安排和计划,风姐总跟你说过吗?”

兔姐:“没有说过。”

“什么鬼?!”

这都没说过?这么近的事情,为什么不说?

你确定风兮然不是在搞秦轩?

“她真的没跟我说过,”兔姐说:“不过以我对她的了解,不说明,恰恰就意味着,不需要说明。”

“什么意思?”

“就是说,她觉得什么都不说,任由我判断和行事,就是最好的,”兔姐:“换言之,我会怎么做,她早就算到了。”

“这也行?!!”

可仔细一想,到现在为止还处于这不上不下状况的原因,不就是风兮然的话吗?

因为兔姐说风兮然聪明,听她的不会错,所以风兮然说什么,秦轩就做什么,先入为主之下,就这么走到了现在。

当然,不是说风兮然的计划不好,只是。。。

秦轩莫名有种自己被欺骗了的感觉。

兔姐虽然神秘,可她的一言一行都给秦轩以安全感,让秦轩发自内心的满意和觉得爽,但风兮然,她给秦轩的却是那种被猜透了的,不安全感。

“那风姐呢?她在哪?不对,我就是想问,怎么感觉整个过程,都是清灵,兔姐,你们在打打杀杀,她。。。”

兔姐:“估计现在,那家伙正躲在什么地方,喝着茶,优哉游哉的看着这边发生的事情吧。”

“。。。。。。”

这也太不靠谱了吧,秦轩怎么看都觉得风兮然就是在划水嘛!

“你想的没错,”兔姐:“那家伙,不仅腹黑,还满肚子坏水。”

“欠教育!”

“对,”兔姐:“回去,好好打一顿。”

“嗯!”

秦轩举双手赞成,风兮然竟然那么坏,必须打一顿。

“还有一点,”兔姐:“要打的时候,千万别让她开口,一旦让她开口,我们就输了。”

像风兮然这样的,真实实力先不论,但肯定比不上兔姐这样的武斗派,只是她能说会道,一旦被她开口解释,秦轩怕不是会被卖了,还在给对方数钱。

此时此刻,在无人可以感知到的某个地方,真正的洛兮语正与榊老爷坐在彼岸花海上。

他们的中间摆放着一张棋盘,两人,正在对弈。

“啪。”

洛兮语下了一个字,然后抬头对老人说:“你又输了。”

老人面对着这局棋,眉头深皱,他捏着胡子,一脸的郁闷:“没道理啊,老朽钻研棋道那么多年,怎么连个小丫头都下不赢,这不应该啊。”

“你,”洛兮语鄙视的看着榊老爷:“臭。”

榊老爷:“。。。。。。”

“也没那么渣吧,我好歹也是研究过的。”

“很臭!”

“啧,你这小丫头。。。”榊老爷有些不开心,但还是腆着脸说道:“那要不这样,这次再多让我一个子,再来一局,这局我肯定能赢。”

“我要回家。”

这摆明了是拒绝了,而榊老爷,似乎也没露出不高兴的神色,只是摆摆手:“这里的封禁早给老朽撤了,你要走,随时都可以走。”

“你想对阿轩做什么?”

既然不囚禁她,也不伤害她,那为何要引出六道,去外面找麻烦?

“老朽之前不是说了嘛,”榊老爷撤掉了棋盘上的棋子,然后一个人自娱自乐:“就是想找他说说话,没什么事。”

重庆妇儿医院地点
重庆华肤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贵州癫痫医院有哪些
深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枣庄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